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1247|回復: 62

清华简三《说命》初读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3-1-5 16:13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《说命》(中)简7:惟衣胾(載)病。
整理者所釋“衣”字,簡文從心從衣。簡文前句“干戈(甲胄?)作疾”,後句“干戈眚厥身”,前後兩句都是指人可以執持的實在物件,這些物件會給人帶來傷害。因爲甲胄、干戈都是實物,而不是某種感情,整理者讀爲“衣”似乎是很有道理的。傳世典籍有類似的話也作“衣”,可以看成整理者之說的佐證。

但甲胄干戈非日常生活所需,衣服對於身體主要有保護和保暖作用,卻是必需品。何以會“載病”呢?這是一個疑點。整理者亦無說解。今檢《左傳》及《漢書五行志》云,衣,身之章也。認爲衣服是人身份高低的象徵。也許簡文作者因此而提出了“惟衣載病”的說法,意在告誡人們不要貪慕虛榮?

簡文“衣”字從心(和哀字中間從口的寫法不完全相同),似不妨理解爲和心情情緒有關,讀爲“殷”或“慇”。《詩北門》“憂心殷殷”,一本作“慇慇”。《爾雅釋訓》:“殷,憂也。”因憂成病,從古至今都有此說。

不知道古人關於衣服和病有何種看法及論述,願聽各位學者教誨。
發表於 2013-1-6 20:31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惟殷王赐说于天,甬为失仲使人。……天乃命说伐失仲。”前后皆为“天”,而中间殷王与傅说对话却说“帝”。“惟殷王赐说于天”被解释成“天赐说于殷王”的倒装,似有值得商榷之处。我个人以为“天”与“帝”不同。“帝”即为天帝,而“天”是人名,为武丁之臣,我认为可能是甲骨文中的小臣“吴”之误。
原文是指殷王将傅说赐给“天”,作为讨伐失仲的先锋。但实际上在赐的时候傅说尚未找到,等到傅说找到的时候,由“天”向傅说下令讨伐失仲。
發表於 2013-1-6 09:04 | 顯示全部樓層
内容删除。
發表於 2013-1-6 08:40 | 顯示全部樓層

清华三《说命》的“货”

内容删除。
發表於 2013-1-6 12:00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楼主(鱼游春水) 的帖子

内容删除。
發表於 2013-1-6 15:17 | 顯示全部樓層
内容删除。
發表於 2013-1-6 15:29 | 顯示全部樓層
内容删除。
發表於 2013-1-6 15:46 | 顯示全部樓層
内容删除。
發表於 2013-1-6 17:01 | 顯示全部樓層
内容删除。
發表於 2013-1-6 17:08 | 顯示全部樓層
内容删除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9-22 19:51 , Processed in 1.062431 second(s), 17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