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鱼游春水

清华简三《说命》初读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3-1-11 18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内容删除。
發表於 2013-1-11 21:29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3—4:如飛雀罔畏[麗見],不惟鷹唯廼弗虞民,厥其禍亦羅于𦊪【网尔】。

倒數第二字,黃傑先生釋,當可信。黃先生對最後兩字如何解釋闕疑~~~

按:尋繹上下文義,加之此二字上皆從“网”作,則此二字當爲網名。 【原整理者以爲二字是“捕鳥的網”,是也。】

第一字:“𦊪”見於《篇海類編·器用類·网部》,義爲“鳥網”,與簡文文義正合。

第二字:據其音讀,懷疑當讀爲《說文·网部》的“䍘”——
        《說文》原作“周行也”,段注改爲“网也”,並云:

            “今尋上下文皆网名。篇、韵皆云:䍘,罟也。更正。葢䍘亦网名,其用主自上冒下。”

——是以“罟”釋“䍘”,則“䍘”亦網之屬,可施於鳥類,與簡文亦相合。

【簡文大意當是說,由於有了“弗虞民”等不好的行為,導致出禍敗之事就猶如鳥雀被“𦊪”“[网尔](䍘)”之類的羅網所捕捉一般~~~】


【補充:《說文》所謂的“䍘”字,尋音以定字,或當是“罼”字的異體(二字皆屬唇音,韻部對轉)——“罼”爲用於捕捉禽獸的長柄網,與段注所謂的“䍘”字“其用主自上冒下”正相符合~~~2013-1-12補記。】

發表於 2013-1-15 12:31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說命上》:“說于〖宀+韋〗伐失仲”〖宀+韋〗,子居先生已釋爲地名(http://www.confucius2000.com/admin/list.asp?id=5517), 但他釋爲此地爲“湯之本國”之“郼”,應有問題,〖宀+韋〗似應讀爲“韋”,即豕韋氏所在“韋”,聯繫失仲氏生二牡豕的記載,此篇失仲氏似即典籍之豕韋氏。又,“于”應如整理者所言爲“往”義。
發表於 2013-1-17 12:01 | 顯示全部樓層
說個邪惡些的、少兒不宜的——

《說命上》的“赤孚之戎”,既然知道是戎族之名,則很可能應該讀爲“赤脬之戎”~~~

——脬,指“卵脬”。赤脬,即紅色的卵脬。

——其實說的還是那頭豬的事。“赤脬之戎”既爲“一豕”之後,豬有此顯著特徵,故其後代用“赤脬之戎”稱之。
發表於 2013-1-17 14:55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說命上》簡5-6中有如下一段文句(參考了侯乃峰、黃傑、子居等先生的意見):
說于郼伐佚仲,一豕乃穿堡以逝,廼踐,邑人皆從一豕地中之自(迹)行,是為赤[孚攴]之戎。
我們認為其中的“自”當讀為“迹(跡、蹟)”。“自”與“疾”語音關係密切,學者已多有討論(參侯乃峰先生《〈鮑叔牙與隰朋之諫〉“人之性三”補說》),“疾”與“瘠”可以通用,如《晏子•內篇諫上》“疾者兼歲”之“疾”,銀雀山漢墓竹簡本作“瘠”,“瘠”從“脊”聲,“脊”從“朿”聲,“迹”亦從“朿”聲。“迹”有足迹的意思。《說文•辵部》:“迹,步處也。”《左傳•昭公十二年》:“昔穆王欲肆其心,周行天下,將皆必有車轍馬跡焉。”《淮南子•說山》:“足碾地而為迹,暴行而為影,此易而難。”“邑人皆從一豕地中之自(迹)行”的意思就是,邑人都隨著這隻豬穿堡時在地底下所留的足迹出奔。
發表於 2013-1-17 18:19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33楼(汗天山) 的帖子

内容删除。
發表於 2013-1-17 19:03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說命上》簡5:那個從“睿”從“見”之字,又見於中山王鼎“[睿見]弇夫[豕吾]”——

【不知道《說命》篇讀爲“穿”,對於中山王鼎這個字的釋讀是否有點影響?】


附帶的,可以看看中山王鼎“[睿見]弇夫[豕吾]”的“[豕吾]”字——

這個字左邊的“豕”字形上部,與清華簡(三)《良臣》篇那個“泰顛”的“泰”字形有的一拼哦——


【我們認爲《良臣》篇所謂的“泰”字當是“㣇”的象形初文,讀爲“大(泰)”。

《說文》解“㣇”爲“脩豪獸;一曰河内名豕也”(段注“謂河內𧦝豕爲㣇”),故“㣇”亦爲“豕”,所以寫法與“豕”近似~~~】
發表於 2013-1-20 10:41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19楼mpsyx于2013-01-09 12:10发表的  :


所謂“強”字從“邑”,當是一個國邑的名字。“蠢邦”似泛指蠢動不安之邦(蠢當時沒有“愚蠢”的意思)。三者並列,當各有所指,如以為單指“夏”,則為不詞。

則燮強,即襲強,剪除強國。見李家浩《說貖不廷方》。
發表於 2013-1-22 14:47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9楼大意觉迷于2013-01-06 20:31发表的  :
“惟殷王赐说于天,甬为失仲使人。……天乃命说伐失仲。”前后皆为“天”,而中间殷王与傅说对话却说“帝”。“惟殷王赐说于天”被解释成“天赐说于殷王”的倒装,似有值得商榷之处。我个人以为“天”与“帝”不同。“帝”即为天帝,而“天”是人名,为武丁之臣,我认为可能是甲骨文中的小臣“吴”之误。
原文是指殷王将傅说赐给“天”,作为讨伐失仲的先锋。但实际上在赐的时候傅说尚未找到,等到傅说找到的时候,由“天”向傅说下令讨伐失仲。
貌似有人误解了我的发言,再解释一遍:
我认为清华简《傅说之命》中的第一篇中出现的两个“天”字是错字(仅限第一篇,第二篇出现的“天”还是上天),可能是传抄错误,其本字可能是一个与“天”字形相似的字。武丁时期的卜辞中有个大臣的名字看上去与“天”字有某些相似之处。我从来没有把“惟殷王赐说于天”解读为“殷王把傅说赐给上天”。如果有看到我帖子后产生这样的误解,请参看我在此处的解释。这属于个人观点,如果认为“天”字没有写错的,可以不予采信。
發表於 2013-1-22 21:54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說命》下簡3-4「女(如)飛雀【三】罔@【麗+見】」,「@」整理者釋為「畏」,不確。此字也見於《金縢》12、《祭公之顾命》15号的偏旁,實為「鬼」字,在簡文中可能讀為「懷」。整段簡文的意思還有待深究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9-22 19:53 , Processed in 1.066799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