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海天遊蹤

邦人不稱札記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3-1-6 03:39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楼主海天遊蹤于2013-01-05 16:31发表的 邦人不稱札記 :
簡1  整理者釋為「耆」者,似也應該釋為「老/古 」,讀為「故」。讀為「故不以至戡」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

“至”后一字,原释文从含从戈。今按:所从“今”右部从上而下的长竖笔,实际上可辨是作两笔书写。左下所从“口”字右竖笔过长,与其全归入“口”的写法,不如说是上面的笔画下来时盖住了“口”的右短竖笔。现在看来,字左部当从令从口,即左部所从为“命”,右部所从似“戈”,但由左向右下方向的斜钩的起笔部分方位不对,斜钩与横笔交接点的位置也过于偏左。其右部很可能从“攵”。从命从攵的字,见于包山2、5、73等简。“至命(从攵)”,通作“致命”,即传达言辞、使命。《礼记·丧大记》:“使者升堂致命。”《史记·项羽本纪》:“項王使人致命懷王 。”“致命”一词也见于包山20、32等简。皆可参看。


简2 上段似可断作    亡(無)名安(焉),是故……
“名”后一字,原释文作“女(如)”,比同简的“女”字多一笔,颇疑是“安(焉)”字,属上读。“是故”连读也很顺畅。


简2   王於寺(从土)寺   
“於”后二字原释文皆以为从“寺”,但其实写法有别,“於”后第二字是“寺”应是,但“於”后第一字可分析为从“又”从二“土”,即“隨”字,此处“王於隨寺(待)”,待,等待。《左传·隐公元年》:“多行不義,必自斃,子姑待之。”

简9      蔡大祝A,二拜顿首,曰
A,原释文未释,字从彳从甬还可辨,最右侧少许笔画待考。字疑读作“踊”。“踊”这一礼仪行为,常见于《仪礼》。

简10  邦人不称今(从酉)      今(从酉),疑读作“贪”。清华简叁《芮良夫毖》简4有“贪”字从今从酉从心,可以参看。这里似说(子高)所受大赏与功劳相符,邦人不以为贪。
發表於 2013-1-6 11:24 | 顯示全部樓層
補說:簡1第3字與《上博五.鮑叔牙與隰朋之諫》簡3第16字 、《清華一.皇門》簡1第8字 同从老古聲,應不从旨聲。
發表於 2013-1-6 16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9:蔡大祝△,二拜頓首,曰

△似从糸从取,見於包山喪葬簡。
發表於 2013-1-6 18:14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篇多有不清,看得雙目昏花;結合諸位的意見,作個匯總~~~

邦人不稱

……子乎?[老古(故?)]不以至[含戈(今?命?)]侵(箴?)尹曰:“天加訛(禍)於楚邦,吾君[辵昜?]此(?出?),察(?)視(?)……【1】
亡(無)名女(如)是,故弗智(知)也。【2A】𩑱(髮-祓?)天之女(如)就,卲(昭)王之亡,要(?遇?)王於[土寺(?隨?)]寺(時?待?),戰於澨,戰於津,戰於長【2B】
……□曲覆(?包?陶?),三戰而三[止首(止?捷?)],而邦人不爯(稱)[甬戈(勇)]。女(如)就復邦之後,盍冠爲王 秉(?使?獲?),而邦人【3】不爯(稱)媺(美)。女(如)就白公之禍,聞命(令)尹、司馬既死,將𨒙郢。[枼邑(葉)]之者(諸)老皆柬(諫)曰:“不可,必以師。”[枼邑(葉)]【4】公子高曰:“不得王,將必死,可(何)以師爲?”乃乘埶(馹)車五乘,述(遂)𨒙郢。至,未得王,卲(昭)夫人胃(謂)葉公【5】子高:“先君之子眾(?)在外……【6】
君之言過,昔(?)周(?)【+?】 乘(?盍?) 甲(?擇?)而立之,邦既又(有)王母安(焉)觀(?懼?)虖?”葉公子高曰:“万(?)千君[㫃旱(幹?)],可(何)它果【7】
之或(惑)也,而并是二者以邦君,君猶少(小)之,一瞿(懼)君之不終世(?)[亻丞(承)]邦。既言,乃備(服),固祝而止之。蔡【8】
大祝止,須邦君加冠 弁(?冕?)爲備(服),出就蔡大祝 起(?踊?)二拜頓首曰:“今日 □(通?)既失邦,或得之。”蔡大【9】
女(如)就王之長也,賞以焚[宀或(域)]百貞(町),古(故)爲葉連囂(敖)與蔡樂尹,而邦人不爯(稱)酓(貪?)。女(汝)臣[㫃旱(幹?)]【10】
寍禍,賞之以西往(廣?)……田百貞(町),辭曰:“君王嘉臣之青(情),命未尚(嘗)不許。”辭不受賞。命之爲命(令)【11】尹,辭。命之爲司馬,辭,曰:“以葉之遠,不可畜也。”女(汝) 則(?假?)爲司馬,不取亓(其)折(制),而邦人不爯(稱)還(寬?)。【12】吾豈敢以尒(爾)亂邦?”【13】
 樓主| 發表於 2013-1-7 06:48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5「乃 乘馹車五 乘」,二乘字用法不同所以寫法不同,可以關注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13-1-7 08:09 | 顯示全部樓層
TEST
 樓主| 發表於 2013-1-7 08:56 | 顯示全部樓層
剛拜讀沈培先生的文章,學習很多。《邦人不稱》「就王之長也」的說法似與越王差徐戈「就差徐之為王」相同,則「就」的用法也應相同。孟蓬生、李家浩二先生都將「就」讀為「止叔」,至也。
發表於 2013-1-7 15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篇簡3“蓋冠爲王”下原整理者釋“秉”之字,應與《清華(一)·金縢》簡9、14用爲“穫”以及《上博(五)·鮑叔牙與隰朋之諫》簡4“~民獵樂”的“~”爲一字(或一字繁簡體),汗天山先生在括注中懷疑讀“獲”,似可從。“蓋冠爲王獲”即爲王所獲之冠蓋。此字從“刀”從“壑”聲,疑爲“穫”之異體;《鮑叔牙與隰朋之諫》中疑可讀爲“郄民獵樂”(“郄民”意謂“疲民”)。此字及相關諸字的釋讀,余已有另文詳論。
發表於 2013-1-7 17:58 | 顯示全部樓層
ee先生前日帖中已正确释出“獲”,并已与《清华(一)·金縢》“穫”相联系,发帖匆促,未及细检,十分抱歉!
發表於 2013-1-7 20:35 | 顯示全部樓層
学习了大家的讨论之后,也谈一点感想。

简1“吾君逿出”。“出”字youren释,“逿”字汗天山释,都很有道理。
逿字训突,见《文选思玄赋》李善注。吾君逿出,即吾君播荡、播越、盪出。当郢都沦陷之际,昭王仓皇出逃。《晋书郭默传》“乃潜从南门盪出”。有突围逃出的意思。
“逿”字所从的“昜”,学者们纷争已久。窃以为释“逿”颇有道理。

简6和简7下段是不是有可能连读:
昭夫人谓叶公【5】子高:“先君之子聚在外,【6】盍择而立之。邦既有王,母<毋>亦劝乎?”叶公子高曰:“……”【7下】
劝有勉励、善、乐等意。叶公子高“未得王”,昭夫人就说,王子多着呢,何不挑选一个立他为王?国家有了王,不就好了吗?叶公感觉此事不妥,作答。但答词中写在简7最末端的那几个字暂时不清楚什么意思。
叶公听了昭夫人的话,心里说不定也在打省略号。

简10“故为叶连敖与蔡乐尹,而邦人不以为(今酉)焉”。
或读“今酉”字爲贪,可能是说,同时任叶、蔡两地职官,似乎有贪位之嫌,但大家都不这样评价。此说当然有道理。
不过我想也许还有一种可能。简3讲三战三止(俘获)不称其勇,冠盖为三(王?)秉而不称其美,好像是说,善战,但是大家不称赞;衣服冠盖夺目但大家不称赞。担任叶连敖和蔡乐尹,是否同时兼任尚未可知,且连敖、乐尹并不是楚国最高级的官职,何以称“贪”?疑“今酉”读爲“能”。“故为叶连敖与蔡乐尹而邦人不以为能焉”。意思是,担当两种职务皆能胜任,而邦人不称赞。

凑热闹一猜,请大家多批评,多包涵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

GMT+8, 2020-9-20 21:45 , Processed in 1.058217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