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海天遊蹤

《清華(叄)》〈赤鵠之集湯之屋〉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3-1-13 14:47 | 顯示全部樓層
貼上直觀的圖。兩者存在區別
蜀.jpg
 樓主| 發表於 2013-1-13 15:17 | 顯示全部樓層
01.JPG
發表於 2013-1-13 16:09 | 顯示全部樓層
結合諸位的討論意見,整理個通行釋文(各種說法皆見幾個網站,不具注):


赤鳩之集湯之屋【15背】


      曰古有赤鳩,集于湯之屋,湯射之,獲之,乃命小臣曰:“脂羹之,我其享之。”湯往□。【1】小臣既羹之,湯后妻紝巟謂小臣曰:“嘗我於尒羹。”小臣弗敢嘗,曰:“后其[殺]【2】我。”紝巟謂小臣曰:“尒不我嘗,吾不亦殺尒?”小臣自堂下授紝巟羹。紝巟受小臣而【3】嘗之,乃昭然,四荒之外,無不見也;小臣受其餘而嘗之,亦昭然,四海之外,無不見也。【4】湯樊(返)廷,小臣饋。湯怒曰:“孰洀(渝-偷?)吾羹?”小臣懼,乃逃于夏。

    湯乃 [祟又](祟?)之,小臣乃 [疒未(寐?眛?)]而寢【5】於路,視而不能言。眾烏將食之,巫烏曰:“是小臣也,不可食也。夏后有疾,將[礻蕪](撫?)楚,于食【6】其祭。”眾烏乃訊巫烏曰:“夏后之疾如何?”巫烏乃言曰:“帝命二黃蛇與二白兔凥后之寢室【7】之棟,其下舍后疾,是使后疾疾而不知人。帝命后土爲二䔖(?)屯(?),共凥后之牀下,其【8】上刺后之體,是使后之身 [可虫虫(疴)] [若虫],不可亟(及?恒?)于席。”眾烏乃往。

    巫烏乃歝(?軍欠(燻?)蜀欠(啄?))小臣之朐(喉?)渭(胃),【9】小臣乃起而行,至于夏后。夏后曰:“尒惟(爲)疇?”小臣曰:“我天巫。”夏后乃訊小臣曰:“如尒天巫,【10】而知朕疾?”小臣曰:“我知之。”夏后曰:“朕疾如何?”小臣曰:“帝命二黃蛇與二白兔,凥后之寢【11】室之棟,其下舍后疾,是使后焚(棼)焚(棼)恂(眩)恂(眩)而不知人。帝命后土爲二䔖(?)屯(?),共凥后之牀下,【12】其上刺后之身,是使后昏亂甘心。后如撤屋,殺黃蛇與白兔,埱(?)地斬䔖(?),后之疾其瘳。”【13】

    夏后乃從小臣之言,撤屋,殺二黃蛇與一白兔;乃埱(?)地,有二䔖(?)廌(?-薦?),乃斬之。其一白兔【14】不得,是始爲埤(貔), 阜(覆)諸屋,以御白兔。【15】
發表於 2013-1-13 16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按:

    反復讀過幾遍簡文,可以發現,其實從前後文意上推敲,那個字恐怕也不宜釋讀爲“鵠”的————

  鹄,水鸟,形状像鹅,体较鹅大,鸣声宏亮,善飞,吃植物、昆虫等(亦称“天鹅”)~~~

    而“鳩”卻與“鴿”形體近似,屬於小鳥~~~

———如果“湯”所射的真是“鵠”的話,這樣一隻比鵝還要大的鳥,怎麼會被湯之妻嘗一下就嘗沒了呢?

    而如果是“鳩”,就如同一隻鴿子那麼小的鳥,所以才會被嘗嘗就嘗不見了吧?

——作爲“小說”,只有設定如此場景(湯射了一隻鳥,鳥很小,被貪吃的妻子嘗沒了,小臣難辭其咎),才能推動故事情節合情合理地向前發展啊?

【想想看,假設要是湯射了一堆大天鵝,三個人半年都吃不完,那恐怕就任由老婆去偷吃了,也就不會有後面的小臣逃走之情節啦~~~】
發表於 2013-1-13 22:09 | 顯示全部樓層
△所从疑與郭店《老》甲10同,讀何待考。
我的啊.png
發表於 2013-1-13 22:29 | 顯示全部樓層
若字形果是如此,似可讀爲“魅”?~ ~~
發表於 2020-5-17 17:09 | 顯示全部樓層
無內容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

GMT+8, 2020-6-6 23:24 , Processed in 1.047338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