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查看: 95253|回復: 96

清华五《厚父》初读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5-4-9 22:00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仅记随手翻所见:

清华五《厚父》简12:“厥征如厷(肱)之服于人。”“厷”整理者误释为“左”。
發表於 2015-4-9 23:14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厚父》簡9中的“水+悤”字可能就是“酗”的異體。“悤”與“凶”語音關係密切,“酉(酒)”與“水”亦為同類。“天命不可酗(沉迷)”與《詩經•大雅•大明》“天難忱斯”、《詩經•大雅•蕩》“天生烝民,其命匪諶”、《尚書•大誥》“天棐忱辭”等可合觀。
發表於 2015-4-10 10:16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厚父》简12:“厥征如厷(肱)之服于人。”“厷”整理者误释为“左”。
——這個字的字形應該就是所謂的“從又從日”之字吧,原來剛聽說此字時也猜想是厷(肱),意即:
好像肱(胳膊)之于人身体被人使用那样
古人言語之間“近取諸身”,所以以此爲喻。
發表於 2015-4-10 10:31 | 顯示全部樓層
據苦行僧兄所引文獻,字若是與《祭公之顧命》簡15“沁”字形體略同的話,則字釋“沁”當可信。
“沁”當讀爲“忱”,二字古音極近(皆屬於齒音侵部,中古都是開口三等字)。
厚父曰:“嗚呼,天子。天命不可沁(忱)斯,民心難測。”【九】=《詩經•大雅•大明》“天難忱斯”。
意即,天命無常難測不可信任,與“民心難測”對文。
發表於 2015-4-10 11:05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4楼(奈我何) 的帖子

據清華大學出土文獻讀書會《清華簡第五冊整理報告補正》,二字字形如下,當有區別。

厚父△

厚父△

祭公□

祭公□
發表於 2015-4-10 13:49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沁”如字讀似亦可通?
“沁”有“以物探水”之義。《韓愈詩》“義泉雖至近,盜索不敢沁”,註:北人以物探水爲沁。“沁”與“探”語源上似有關係?
如此,則“天命不可沁斯,民心難測。”意即,天命無常不可探測,亦與“民心難測”對文。
發表於 2015-4-10 15:31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2:啟惟后,帝亦弗   啟之經悳少,命咎繇下爲之卿事。
馬楠:此處以“少”字上屬爲句。“ ”讀爲“邛”或“恐”,《小旻》“我視謀猶,亦孔之邛”,《巧言》“匪其止共,維王之邛。”毛傳鄭箋“病也”,句謂帝亦不以啟德行不足爲病,命皋陶下爲之卿士。

今按:此句當讀作“啟惟后,帝亦弗   啟之經悳,少命咎繇下爲之卿事”,“少”疑當讀作“爵”。上博一《緇衣》簡15有[少斗]字,从斗,少聲,用作“爵”。  清華簡《系年》簡71—72“玉[?/少]”,我們讀作“玉爵”。《周禮•天官•大宰》:“及祀之日,贊玉、幣、爵之事。祀大神示亦如之,享先王亦如之,贊玉几、玉爵。大朝覲會同,贊玉幣、玉獻、玉几、玉爵。”《禮記•祭統》:“尸飲五,君洗玉爵獻卿;尸飲七,以瑤爵獻大夫;尸飲九,以散爵獻士及群有司,皆以齒,明尊卑之等也。”  【簡帛網»簡帛論壇»簡帛研讀»繫年71的“玉爵”暮四郎的意見2012128日,http://www.bsm.org.cn/bbs/read.php?tid=3011】均可爲佐證。《穀梁傳》隐公五年:“隱不爵命大夫,其曰公子彄,何也?”
發表於 2015-4-10 15:31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9:民其亡諒,廼弗畏不祥
“諒”當讀爲“良”,二字音近可通。  《荀子•修身》:“知慮漸深,則一之以易良。”《韓詩外傳》卷二作“智虑潜深,则一之以易谅”。“亡諒”即“無良”,先秦典籍常見。《詩•小雅•角弓》:“民之无良,相怨一方。”
發表於 2015-4-10 16:45 | 顯示全部樓層
帝亦弗巩啟之經悳少,命咎繇下爲之卿事

或解释为“帝亦不以啟德行不足爲病,命皋陶下爲之卿士。”既然“不足为病”,何必又派皋陶来。
这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“帝也因为启德行不足而觉得夏王朝不够巩固,所以命皋陶来作卿事”这样的意思?
“巩”就是《瞻仰》“藐藐昊天,无不克巩”的“巩”吧……

**冒昧干猜一下,轻拍。
發表於 2015-4-10 17:02 | 顯示全部樓層
简3“若否”,或读“否”为“丕”。

感觉“若否”辞例通顺,似乎不用改读。或说简文“否”的“口”改写成“横”,楚简口字旁有改写成一横的,成两横的,好像都不牵涉词义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9-22 20:50 , Processed in 1.070371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