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ee

清华五《厚父》初读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5-4-18 10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29楼ee于2015-04-18 08:40发表的 :
《厚父》簡9+10:“天命不可 [氵+悤]斯,民心難測,民式克恭心敬畏,畏不祥,保教明德,【9】慎肆祀。” [氵+悤]還是如馬楠先生讀爲“聰”好,《說文》:“聰,察也。”此以名詞作動詞用。言天命不能聽察,民心也難測天命。故後面說民應敬畏天命諸事。“天命不可 [氵+悤]斯”與“民心難測”並非並列句式,而是承接句式,“難測”後面省略了賓語“天命”。

這様理解恐怕不妥

厚父曰:“嗚呼,天子!天命不可[氵/悤]斯,民心難測。民式克恭心敬畏,畏不祥,保教明德【9】,慎[示/兔]祀,惟所役之司民啓之。民其亡諒,廼弗畏不祥,亡顯于民,亦惟禍攸及,惟司民之所取。今民【10】莫不曰余保教明德,亦鮮克以誨。”

這幾句話脈絡清晰,馬楠先生曾作有分析。厚父曰“嗚呼,天子”,其後顯然是厚父對答王問的話,天命、民心關乎天子,何有於民?“民式克恭心敬畏,畏不祥,保教明德,慎[示/兔]祀”,“惟所役之司民啓之”是結括之語,是說民能如何如何,是司民啓之而致,而“民其亡諒”云云,也是司民自取,通過對比,說明司民教化之重要。
發表於 2015-4-18 18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2:啟惟后,帝亦弗[工丮/又]啟之經悳(德),乎(?)命咎繇下爲之卿事。
整理報告云:“[工丮/又] ,[巩/手]之異體字。毛公鼎‘不(丕)巩先王配命’作‘巩’,文獻一般作‘鞏’。《詩•瞻卬》‘無不克鞏’,毛傳:‘鞏,固也。’馬瑞辰《通釋》:‘鞏、固以雙聲爲義,古音轉,讀鞏爲固。’此處爲意動用法。”可能是將“弗 [工丮/又](鞏)啟之經德”理解爲不認為啟之經德很鞏固。
馬楠女士認爲“少”應當上屬爲句,“[工丮/又] ”讀爲“邛”或“恐”,《小旻》“我視謀猶,亦孔之邛”,《巧言》“匪其止共,維王之邛”,毛傳鄭箋皆云“病也”,句謂帝亦不以啟德行不足爲病,命皋陶下爲之卿士。

毛公鼎銘云:“唯天[爿/甾](壯)集氒(厥)命,亦唯先正襄辥(乂)氒(厥)辟, [爵/廾](恭)堇(勤)大命,肆皇天亡(無)斁,臨保我有周,不巩先王配命。”學者們一般從孫詒讓說,將“不”讀爲“丕”,“巩”讀爲鞏固之“鞏”。  

今按:毛公鼎“不巩”與此處“弗[工丮/又] ”表示的都是正面的意思,不、弗爲同性質否定詞,“巩”、“[工丮/又] ”可通,二者應當是一個詞。對照此處“弗[工丮/又] ”,可知毛公鼎“不巩”讀爲“丕鞏”不可信。“不”與此處“弗”對應,顯然應當按本字理解。

我們認爲“巩”、“[工丮/又] ”當讀爲“竆”。“巩”、“[工丮/又] ”均从“工”聲;“竆”从“躳”聲,“躳”、“宮”同聲。上古“工”聲、“宫”聲字可通。《廣雅•釋樂》琴名有“宮中”,王念孫《疏證》:“宮中當爲空中,聲之誤也。《初學記》引《纂要》云古琴名有鳴廉、脩況、藍脅、號鍾、自鳴、空中、焦尾。《太平御覽》引《大周正樂》亦云鳴廉、脩況、藍脅、自鳴、空中、號鍾、焦尾。”  “空”从“工”聲。
“弗 [工丮/又](竆)啟之經德”意爲不使啟之經德竆盡。毛公鼎“不巩(竆)先王配命”意為不竆盡先王所受之命。


“經德”在傳世上古文獻中多為動賓結構。《書·酒誥》:在昔殷先哲王,迪畏天,顯小民,經德秉哲。”“經德、“秉哲”並列。《孟子·盡心下》:哭死而哀,非爲生者也。經德不回,非以幹祿也。言語必信,非以正行也。《左傳》哀公二年:二三子順天明,從君命,經德義,除詬恥,在此行也。
    而此處經德從語法上看應當是名詞,可參《集成》45954596“肈(肇)堇(勤)經德
發表於 2015-4-19 10:59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3:亦隹(惟)酉(酒)甬(用)[亙/心]狂。
        [亙/心],整理報告讀爲“恆”。我們認爲當讀作“極”。《芮良夫毖》簡1“[亙/心]爭于富”,簡13“[亙/心](亟)靜(爭)獻亓(其)力,威燮方讎,先君以多功”,整理報告讀爲“恆”,簡帛網»簡帛論壇»簡帛研讀»“清華簡三《芮良夫毖》初讀”下第26樓2013年1月31日“海天遊蹤”認爲當讀爲“亟”,似可從。楚簡多借“亙”爲“亟”(參看裘錫圭《是“恆先”還是“極先”?》,復旦網,2009年6月2日),郭店簡《魯穆公問子思》簡1“[亙/心]”用作“亟”(陳偉:《郭店竹書別釋》,武漢:湖北教育出版社,2002,45頁)。“亟”意爲“急”,“亟爭于富”、“亟爭獻其力”即急爭于富、急爭獻其力。《呂氏春秋·至忠》“太子與王后急爭之”(許維遹:《呂氏春秋集釋》,北京:中華書局,2009,246頁),《戰國策》趙三“鄂侯爭之急,辨之疾,故脯鄂侯”(《戰國策》卷二十《趙三》,707頁)。“恆”與“爭”並言的例子則罕見。    

        極狂,“極”形容程度之深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15-4-19 14:55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2整理者釋爲“如丹之在朱”,不好理解,且古文字中朱也未有此種寫法。所謂的朱疑是桼(漆)字,這裏的漆疑指一種紅漆。其字應即在表示在漆木上刻劃以取漆之意。
發表於 2015-4-20 10:35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𤔔”釋讀作“治”,查看課程筆記,記錄顯示:
1.類似意見,南宋有兩位學者已言之。
2.此當即文字学上的“一形多用”,非關所謂“反訓”。——或説“治”之古文”乿”與“亂”形近,二者混同而來,亦通。
3.所以,《書•顧命》中的一句話,講課老師的處理是:思(使)夫人自亂〈治〉于威儀。
    本篇簡文中之字直接釋讀作“治”即據此筆記而言。
發表於 2015-4-20 11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2:啟惟后,帝亦弗[工丮/又]啟之經悳(德),乎(?)命咎繇下爲之卿事。
此句簡文若將“弗”理解爲否定詞,無論如何解釋似乎都難通。所以,我們很懷疑“弗”並非否定詞,有兩個處理方法:
   
    1、“弗”讀爲“弼”。“啟惟(爲)后,帝亦弗(弼)[工丮/又](鞏)啟之經悳(德),乎(?)命咎繇下爲之卿事”當可通。“惟”通“爲”,例參《會典》第498頁,簡文意謂,啓爲天子,上帝同樣輔助鞏固他的常德,讓咎繇下來作爲他的卿士。文例如:
    《多士》:王若曰:……肆爾多士,非我小國敢弋(代)殷命。惟天不畀允罔固亂<治>,弼我,我其敢求位?
    注云:惟天不與言無堅固治者,故輔佑我,我其敢求天位乎?
   所謂“固亂<治>”、“弼我”似可與簡文“弗(弼)[工丮/又](鞏)”合觀。
   
    2、將“弗”看作無實義的虛詞。《古書虛字集釋》:弗,語助也。《讀書雜志》:弗,發聲耳。

    3.將“弗”讀爲“否/丕”,則與毛公鼎銘“不巩”同。《呂刑》“苗民弗用靈”,《墨子•尚同中》引“弗”作“否”,二字雙聲。
發表於 2015-4-20 16:45 | 顯示全部樓層
只見城門樓上三個大字——潼關
發表於 2015-4-20 16:48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1“莫不曰余 保教明德”,這個保字字形很好,說明好、保二字關係很密切。
發表於 2015-4-20 18:25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37楼海天遊蹤于2015-04-20 16:48发表的  :
簡11“莫不曰余 保教明德”,這個保字字形很好,說明好、保二字關係很密切。

恰巧今天也看到这个字形,我看到的是“人”、“女”通用,如“幾”、“光”都有从“女”作的。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我关心字形,所以看到这些,呵呵。
發表於 2015-4-20 18:38 | 顯示全部樓層
12号简从“今”从“见”之字,整理者以为从“见”声,读为“监”。我倒觉得可能从“见”“今”声,是“临”的异体。“临”、“今”都属侵部,“吟”之异体“噤”基本声符是“林”,与“临”都是来母,古音相近。“临”的本义是视,《尔雅·释诂下》“临,视也”,这个字本来就从“见(视)”(后讹为“卧”),此以“视”为意符正合适。

仓促未及检,不知此说有人提出过没有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10-23 05:13 , Processed in 1.057671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