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易泉

清華五《殷高宗問於三壽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5-4-13 20:27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27-28:民之又(有)[母/日],[母/日]而本由生光,則隹(唯)小心異=(翼翼),寡(顧)復娩(勉)祇,聞教訓,舍敬恙,龏(恭)【27】神勞民,楑(揆)中而象常,束柬(簡)和暮,尃(補)缺救枉,天寡(顧)復之,甬(用)休。

整理報告讀作“民之又(有)[母/日](晦),[母/日](晦)而本由生光,則隹(唯)小心異=(翼翼),寡(顧)復娩(勉)祇,聞教訓,舍(餘)敬恙(養),龏(恭)【27】神勞民,楑(揆)中而象常,束柬(簡)和暮(慕),尃(補)缺救枉,天寡(顧)復之甬(用)休”,注云:“本,本性。由,自。光,明也。顧復,反復。勉,勤勉。餘,饒。勞民,憂民。揆中,度中。象,法。束,約束。簡,《荀子•修身》楊倞注‘言柬擇其事理所宜而不務驕逸‘。慕,習也。復,訓報,回報。休,美。”

整理報告對兩處“顧復”的解釋都不確。《詩•小雅•蓼莪》:“父兮生我,母兮鞠我。拊我畜我,長我育我,顧我復我,出入腹我。”《芮良夫毖》簡5:“尚 =敬 (哉), (顧)皮(彼) (後) (復)。”此處前一個“顧復”與“小心翼翼”、“娩(勉)祇”義近;後一個“顧復”則與《小雅•蓼莪》“顧我復我”之顧、復義近。

舍敬恙,所謂“舍”字原作A ,下部並非“口”。此字當是包山簡常見的“ 舒”字的省體,那麼當改釋爲“舒”。

束柬(簡)和暮,“暮”當讀爲“漠”。“和”、“漠”並言可參《文子》:“《老子》曰:靜漠恬淡,所以養生也。和愉虚無,所以據德也。”《淮南子》:“靜漠恬澹,所以養性也。和愉虚無,所以養德也。”《後漢書•班固傳》注引《淮南子》曰:“太清之化也,和順以寂漠,質直以素樸。”

A

A

舒
發表於 2015-4-13 22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22楼暮四郎于2015-04-12 17:54发表的 :
簡18-19:龏(恭)神以敬,和民甬(用)政,[宀/留]邦妟(偃)兵,四方達寍(寧),元折(哲)竝(並)進,讒繇則[并+攵],寺(時)名曰聖。
[宀/留],整理報告讀作“留”,解作治。

今按:[宀/留]或可讀爲“保”。[宀/留]从“留”聲,“留”从“卯”聲。《說文•食部》:“[卯/食],亦古文飽”;上古“包”聲、“保”聲之字常音近通用。《詩•小雅•瞻彼洛矣》:“君子萬年,保其家邦。”《周禮•春官•大宗伯》:“大宗伯之職,掌建邦之天神人鬼地示之禮,以佐王建保邦國。”


既說“息兵”,則疑“[宀/留]邦”當讀“睦邦”,與鄰邦睦、息兵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按:“[宀/留]邦”当读为“穆邦”,《三国志》“在郡十五年,邦域安穆”、“不能敬守神器,穆静邦内,兴功暴师”   2016年9月8日补记
發表於 2015-4-14 01:34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39楼(shanshan) 的帖子

A从“龍”聲,當讀為“贛”,贛(戇),亦愚之謂(看《故訓匯纂》838頁)。

《荀子·儒效》:“而狂惑戇陋之人”,四字平列,可證。

可舉個生動的例子

上博簡《子羔》“吾聞夫舜其幼也,敏以好詩”(看郭永秉先生《帝系新研》79-84頁),文獻說舜“好詩”者亦有(同書83頁),然舜父瞽叟、後母、弟象三人,文獻說“象傲,瞽叟頑,後母嚣”(《史記·五帝本紀》,“頑”為愚陋、無覺、童蔽之意,看《故訓匯纂》2493頁),舜遭三人之害,屢避讓,“傲”、“頑”、“囂”與舜“好詩”而有節,適形成鮮明對比,三人可謂“不友”甚矣。
發表於 2015-4-14 08:15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41楼(蚊首) 的帖子

留与繇音近可通,繇又通陶,陶、包、保音近可通,
整理报告训为治,应该没有问题。
就像命训事不震,政不成。
前上、今上都在治事,只是这两年感觉有些震。
这就是中文语意的微妙差别。
發表於 2015-4-14 09:02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42楼(shanshan) 的帖子

从“龍”聲,也可以讀為兄所引《荀子·儒效》“而狂惑戇陋之人”之“陋”啊
發表於 2015-4-14 14:36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26:戲淫自嘉而不縷

整理者注:嘉,《說文》:“美也。”縷,讀為“數”,《廣雅•釋詁一》:“責也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按此解未確。“哿”(或“嘉”),歡、樂、喜之謂。《詩•小雅•雨無正》以“哿矣能言”、“哀哉不能言”對言可知。

《晏子春秋》:“子大夫日夜責寡人,不遺尺寸,寡人猶且淫泆而不收,怨罪重積於百姓。”

“縷”可讀“收”,帛書《周易》井卦“唯敝縷”之“縷”,阜陽漢簡本作“句”,是其通假之證。

“戲淫自嘉而不收”,謂戲淫自樂而不知收檢。
發表於 2015-4-14 20:19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21楼(暮四郎) 的帖子

四郎兄多有精辟的见解,点个赞先,此字读“柔”精当。下文龏(恭)神以敬,和民甬(用)政,正对应此句喜神而柔民。文献多见柔和同用,或者分用者,《国语·晋语》"亿宁百神,而柔和万民“,亦可与简文对应,王孙遗者钟”和溺民人“魏宜辉先生读为”和柔民人“,可参。(古研30氏著”金文新释(四题))
發表於 2015-4-14 22:33 | 顯示全部樓層
[宀/留]邦妟(偃)兵,
…………
“[宀/留]”疑读若《詩·崧高》:“揉此萬邦”之“揉”,《箋》:“揉,順也。”《釋文》:“揉,本亦作柔。”“柔”古亦訓“和”、訓“安”,似與文意較順。
“柔”、“留”可通,《山海經·海外北經》:“柔利國,……一云留利之國”,可證。
發表於 2015-4-15 08:30 | 顯示全部樓層
君子而不讀書占,則若小人之𤼃(聾)㾠(狂)而不友
………………
“讀書占”可能是讀書而占卜的意思,《金縢》載周公占卜曰“乃卜三龜,一習吉;啟籥見書,乃並是吉。”賈誼《鵩鳥賦》:“發書占之。”可能古人占卜要讀書(筮書)而斷。“友”或當讀為“有”,《玉篇·有部》:“有,不無也,果也,得也,取也,質也,宷也。”此可能為“果”或“得”義,占卜準確則曰“果”。此二句言君子若不讀書而占卜,就會和小人一樣糊里糊塗而得不到正確的結果。
發表於 2015-4-15 09:21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殷高宗問於三壽》12號簡“古民人迷亂”下面4字整理者釋作“象矛(茂)康  (懋)”,把“象”理解為表象,把“矛”讀為“茂”,把“康”訓為安樂,把最後一字讀為懋,訓“勉”,這樣解釋四字邏輯有些混亂,也並不合古書表達習慣,可疑。我懷疑這四個字當是“民人迷亂”的具體表現,5樓暮四郎的思路很正確。所謂的“矛”當嚴格隸定為(矛+人),可能是“髳”之初文,讀為“侮”。郭店《老子》(丙)1號簡“其既<即(次)>(矛+人)之”,傳世本跟(矛+人)相當之字作“侮”,可證。“侮”,輕慢。“(馬+矛+人)顯然當以(矛+人)為聲,似可讀為“瞀”,昏亂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小黑屋|

GMT+8, 2021-1-23 08:31 , Processed in 1.048388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