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ee

清華六《子產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6-4-18 07:35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30楼(ee) 的帖子

第三条读“怠”是很可疑的,楚文字系统内“能”与“台”声字目前看不到确切的通假之例,我们知道,楚简的“台”声字多是用“厶+司”表示的啊
發表於 2016-4-18 09:56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24楼(暮四郎) 的帖子

这个字又见《子仪》简17,《子仪》“裕我”恐当读为“裕义”,相似结构的字还见简清华简第三册,参字表209页,从衣从欲,更能说明问题。
發表於 2016-4-18 10:20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21楼(無痕) 的帖子

很好啊,说到这儿就不禁想到了《景公疟》简7中的“祝之多堣言”的“堣言”,都清楚说的是虚诈不实之言,但学者们给出的读法却。。。其实就是“愚言”嘛,大概思维是了受现代汉语的制约,《读书杂志》还是《经义述闻》有个“遇[目+差]智故”条,对“愚”(遇)之此义有很好揭示
發表於 2016-4-18 10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32楼(bulang) 的帖子

多謝指點!時間精力所限,我還沒有充分查閱資料。簡單看了一下,《子儀》簡17的“D我”讀爲“容儀”、D與兄臺所提到的清華簡第三輯用爲“欲”之字不是同一字的可能性暫時還不能完全排除。容我再查閱考慮。

D

D
發表於 2016-4-18 10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子产》简7“不建台寝,不饰美车马衣裘”之“建”从宀从止,中间所从當为巠之初文(象織布之經線(林義光《文源》說)),读作经。《诗·大雅·灵台》:“经始灵台,经之营之”提及“经……台”,与简文“经台寝”同,可知此处可读作“不经台寝”。经,度量,当为建筑最初步骤。既然不大兴土木,自然不会去度量规划。
發表於 2016-4-18 12:07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34楼(暮四郎) 的帖子

馬楠先生認爲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、《鄭文公問太伯》、《子儀》爲同一抄手,《太伯》甲乙本简5各有“容”,与兄所认定者不同,此为反证,且“谷”下是口,“容”下是个圈,写法细看是很不同的
 樓主| 發表於 2016-4-18 12:35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容成氏》簡29“喬(驕)能始作”,孫飛燕《讀〈容成氏〉劄記》:“能”似當讀為“怠”。“能”為泥母之部字,“台”為透母之部字,聲母同為舌頭音,韻部相同,二字相通古書常見。而“怠”從“台”聲,則“能”與“怠”在聲韻方面相通自無問題。在簡文中,人民“驕怠始作”的情況是在“民有餘食,無求不得,民乃塞”之後產生的。古書中也常有國饒民富之後百姓驕怠的話語,比如《管子•重令》:……“有餘則驕,驕則緩怠。”
發表於 2016-4-18 12:57 | 顯示全部樓層
孙说大概是有问题的吧,人民骄傲懈怠了,如何就致使禹非得以极致的法律来予整治,其间跨度过大,甚难理解。以前有人曾提出“能”读为“慝”,是诈伪的意思,并以《商君书•君臣篇》:“古者未有君臣、上下之时……民众而奸邪生,故立法制、为度量,以禁之。”与简文对读。这大概是有些道理的。用字习惯是有时代与地域的差异性的,古书与秦汉简的用字通假习惯,并不完全就等于楚简的用字习惯,有些时候我们需要细辨才行啊。以上,聊博您一哂、、、
發表於 2016-4-18 13:15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子產》17-18:民有過  (失),囂(敖) (佚)弗䛠(誅)。
整理報告:敖,《爾雅·釋詁》:“戲謔也”。
今按:“囂  弗䛠”似可讀“矯失弗誅”,就是矯枉過失不責罰/誅殺的意思,與上文合。“囂”與“矯”聲紐近韻部同,楚簡已有以“囂+戈”為“矯”之例,可參白於藍《戰國秦漢簡帛古書通假字彙纂》第140頁。
發表於 2016-4-18 13:26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子產》24:“班羞(好)勿(物)㽙(俊)之行”
整理報告訓“班”為“別也”,讀“羞”為“好”,訓“物”為“物色之”。
今按:文意可從,“班羞勿㽙”讀為“辨修物俊”似更好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9-17 04:23 , Processed in 1.022843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