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ee

清華六《子產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6-4-27 22:47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70楼(因次) 的帖子

说滴好,我还是乖乖滴走吧。
發表於 2016-4-28 06:15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2:不良君古(怙)立(位)[古力](怙)[宀畐示](富)

“[古力][宀畐示]”,整理報告讀爲“固福”、解爲安於福享。有學者指出“[宀畐示]”當讀爲“富”(第29樓“ee”的意見,68樓“明珍”的意見),可信。

今按:“[古力]”似乎也應當讀爲“怙”。“位”、“富”同樣是不良君怙恃的東西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16-4-28 06:50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子產》簡10+11:“以私事使民,【10】事起禍行,禍行罪起,罪起民矜,民矜上危。己之罪也,反以罪人,此謂不事不戾。”“不事不戾”不好理解,按“事”不如讀爲“使”,“使”就是“以私事使民”,此句謂不(以私事)使(民)則不會有罪戾。
發表於 2016-4-28 11:19 | 顯示全部樓層

Re:回 46楼(無痕) 的帖子

引用第70楼因次于2016-04-27 22:16发表的 回 46楼(無痕) 的帖子 :
“弇現有桼=(漆漆)”不辭。按照上古漢語的表達習慣,要麼說“弇現有漆”,要麼說“弇現漆漆”。“弇現有桼=(漆漆)”,就成了五言詩。

各位,一定記得加强古漢語修養。記住裘先生的話。古漢語掌握得不好,讀古書的能力不行,古文字也學不好的。出土文獻,不是不讀書之徒發家成名的捷徑。
怎么不可以呢,《孟子》不就有“于我心有戚戚”吗?
發表於 2016-4-28 22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74楼(xiaosong) 的帖子

其一,《孟子》“夫子言之,於我心有戚戚焉”中,“有”是有無之有,“戚戚”是心裏受到觸動的狀態。所謂的“弇現有桼=(漆漆)”,按照無痕兄的解釋“背地裏和在人前都很恭敬端正”,很顯然,直接說“弇現漆漆”就可以了,“有”字不僅完全不必要,而且難以理解。理解爲有無之有,自然是行不通的。

難道只要表面看起來一樣,就能做證據麼?

其二,一個時代的語言表達習慣,是這個時代的一般情形,是好多語料累積起來構成的格式或框架。“弇現有漆”或“弇現漆漆”方才符合先秦時代的表達習慣,蓋無疑義。
發表於 2016-4-28 23:21 | 顯示全部樓層
"出言(辶复)"(第六簡 )

  整理者讀(辶复)爲覆,云:“覆,《爾雅·釋詁》:‘䆺也。’在此意爲䆺慎。”今按,此即復字。《論語·學而》:“言可復也。”朱熹集注:“復,踐言也。”簡文"出言(辶复)"即言出必踐,不出空言之意。
發表於 2016-4-29 05:08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0:得民天央(殃)不至┗,外(仇)否━。
整理報告:“否,無也。或以爲‘否’系‘不’與另外一字的訛誤。”
我們認爲,“否”與上博五《競建內之》(據學者研究,所謂《競建內之》與《鮑叔牙與隰朋之諫》實爲一篇[ 參看李天虹《楚國銅器與竹簡文字研究》,武漢:湖北教育出版社,2012年,第194-195頁。])簡3+簡8“不出三年,(狄)人之伓者七百【3】邦”的“伓”是一個字。“伓”李天虹師讀作“附”,[ 李天虹:《上博五〈競〉、〈鮑〉篇校讀四則》,簡帛網,2006年2月19日,鏈接:http://www.bsm.org.cn/show_article.php?id=203。]陳劍先生讀爲“服”。[ 陳劍:《談談〈上博(五)〉的竹簡分篇、拼合與編聯問题》,簡帛網,2006年2月19日,鏈接:http://www.bsm.org.cn/show_article.php?id=204。]查上古文字的通用情形,李說似更爲可信。[ 上古“不”聲、“付”聲字通用的例子較多,參看張儒、劉毓慶《漢字通用聲素研究》,太原:山西古籍出版社,2002年,第3頁。]另外,楚簡“服”一般用“備”字表示,而“附”則無專門的字表示,這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將“伓”讀作“附”的意見。
此處“外(仇)否”應當讀爲“外(仇)否(附)”,指外圍的仇敵之邦也歸附。

【有一些圖片缺失,參看下面所附截圖】
子產簡10外仇附.jpg
發表於 2016-4-29 18:38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55楼金宇祥于2016-04-21 23:22发表的  :
……
據此,可對之前所出清華伍〈帝門〉簡9的 字提出討論。此字〈帝門〉原考釋云:「字从相聲,疑為壯字,相、狀皆齒音陽部字。」恐不確,疑原考釋將兩字誤合為一字,此處應為「相」、「[力+攵]」二字,其中其中一字應是補字(就其字距推斷,「相」應為補字),補上去之字與原本的字太過接近,乍看之下以為是一字,此現象可以觀察簡文其他補字之處:
〈帝門〉簡6   〈帝門〉簡 7 〈帝門〉簡20。值得注意的是簡20的例子,「曰」、「唯」二字寫得十分接近,就如同簡9此處的情況,故此處應分開為二字。那麼此句應作「其氣奮昌,是其為當相[力+攵]」(簡8-9),「當」 字從原考釋訓為「壯盛」。「相」字可讀為「將」,「且」也(見裴學海《古書虛字集釋》頁609)。「[力+攵」字可讀為「飭」,《說文》:「飭,致堅也。」全句之意為「他的氣奮發昌盛,因此他就能壯盛變得堅固。」不成熟想法還請方家指正。
  

此說恐無成立的可能,〈帝門〉簡9的文句是兩兩押韻的。
發表於 2016-4-29 22:25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40楼無痕于2016-04-18 13:26发表的  :
《子產》24:“班羞(好)勿(物)㽙(俊)之行”
整理報告訓“班”為“別也”,讀“羞”為“好”,訓“物”為“物色之”。
今按:文意可從,“班羞勿㽙”讀為“辨修物俊”似更好。
如果按照整理者的意見似乎應該斷讀為:班(辨)羞物、俊之行。總感覺整理者把“物”解釋為與“辨”同樣的意思,句子不是太通順,還不如直接屬上羞讀。
發表於 2016-4-29 22:29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24:乃[心+亦]天地,逆順,強弱以咸禁御。
按:[心+亦]或者讀為“舉”,“咸”似當讀為“一”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

GMT+8, 2020-4-2 20:39 , Processed in 1.072055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