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ee

清華六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6-4-19 14:16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28楼(刘孟瞻) 的帖子

有沒有可能把”毁“字属下读。“得图”是君臣意见一致认可的,就”为之“。“毁图”就是有人反对,所以求助于龟策。
發表於 2016-4-19 16:16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4“宵(削)昔(錯)器於巽[臧/貝](葬)之中”。
巽,整理者讀“選”引《說文》“遣也”,謂“遣葬即送葬器物”。
暮四郎兄,讀爲“焉宵作器於殉、葬之中”。謂“晝夜只在殉葬品之間周旋操勞。”
今按,巽疑讀爲“饌”。《儀禮·士婚禮》“具饌于西塾”,鄭注“饌,陳也”。《儀禮·既夕禮》“東方之饌:四豆……四籩……醴、酒。”鄭注“此東方之饌”,賈疏“至此 饌葬 奠”。饌葬,即喪葬禮儀中的具食。
發表於 2016-4-19 17:13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6“二三夫=(大夫)不尚(當)母然”。
“母然”,整理者讀爲“毋然”,無説。“毋然”亦見《漢書·酷吏列傳》“慎毋然”,意爲“謹慎不要如此”。在簡文中“母然”前有“不尚(當)”。若按整理者讀法,不當毋然意即“不應當不要如此”,用法十分奇怪,句意令人費解。
今疑“母然”當讀作“莫然”。母、莫音近可通。“莫然”見《莊子·在宥》“莫然無魂”,成玄英疏“莫然,無知”。莫然意即茫然不明也。上文簡14“毋措手止”,意即不知所措,是茫然貌,言大夫們謹慎戒懼。上下文意:大夫們,你們不要茫然覺得手足無措,因爲你們是先王託付邦家的重臣,忠心不二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16-4-21 06:44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簡11:“吾先君如忍(念)孺子之志”,“忍”整理者訓能,很怪。按,“忍”應讀爲“念”,“念”泥紐侵部,“忍”日紐文部,古音非常近。
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簡17:“幾(冀)孤其足爲勉”,“幾”整理者讀爲“豈”,上下文不通順,尤其與下句的“抑”銜接的很不好(暮四郎已言釋豈不可信)。按“幾”應讀爲“冀”,“冀”是希望的意思,“幾” “冀”相通之例甚多,參《古字通假會典》375頁。
發表於 2016-4-21 21:35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3:無不盈其志於吾君之君己也。
    君己,似可讀為「君紀」。紀,義為綱領、法度。
簡4:如毋有良臣,三年無君,邦家亂巳。
    巳,應讀為「矣」。
簡7:毋以執豎卑御
    卑御,又見於《清華壹.祭公》簡16作「俾御」。
簡9:□臣、四鄰
    此處殘字上从虍,若照一般从虍聲字推之,可能是讀為「虎臣」。
發表於 2016-4-23 18:30 | 顯示全部樓層
關於簡1、2:
擷取.JPG
發表於 2016-4-24 18:35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4:宵昔(措)器於選藏之中,毋乍(作/措)手趾。
——“宵”或當如字讀,指夜間。
邊父言此,當是打一個比方,群臣之於邦國大事,很茫然,好比夜晚在眾多器物中放置其他器物,因昏暗看不清,故手足無措。
邊父以此比擬君主“不言”(即不發佈指令)而造成群臣無所適從的狀況。
發表於 2016-4-25 10:34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焉”後的重文符疑爲誤加。
發表於 2016-4-26 20:11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9:”昔吾先君使二三臣,抑早前後之以言,思(使)群臣得執焉……“乍看之下,”前後之以言“不好懂。”前後“猶”先後“,《詩·大雅·緜》”予曰有先後“毛傳:”相道前後曰先後。“《韓非子·外儲說左下》講孔子弟子子皋爲獄吏,”刖人足“,那個刖危對子皋說:”然方公之獄治臣也,公傾側法令,先後臣以言,欲臣之免也甚,而臣知之。“”先後臣以言“似與簡文”前後之以言“語合。武姜對鄭莊公說:”從前俺們先君支使二三臣子,則早早地用話教導他們,使得群臣能夠各守其職……“所以“四鄰”等皆“以吾先君爲能敘”。武姜這話是承上“孺子女(如)共(恭)大夫,且以教焉”說的(簡8),特別點出先君“早前後之以言”,正緊扣“且以教焉”。(當然,從”陰謀論“的角度來看,武姜軟磨硬泡地建議莊公恭敬、訓教大夫們,讓大夫們聽話、善政,無非是想逼使莊公乖乖交權,並不是真正爲他執政打算。)若此,”教“不宜讀爲”學“。
發表於 2016-4-27 12:13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8:今二三大夫畜孤而作焉,幾(冀——ee)孤其[足+欠](足)爲免(勉),印(抑)亡(無)女(如)吾先君之憂可(何)?
原整理者解“畜”爲順服。
按,《孟子·梁惠王下》:“其詩曰:‘畜君何尤。’畜君者,好君也。”疑簡文“畜”字亦當訓爲“好”。
“今二三大夫畜孤而作焉”云云,或當是謂,大夫們是對我好而有如此舉動(指邊父等大夫規誡於自己),希望我經過努力能夠對得起諸位大夫的勉勵,然而,若是我這麽做的話(指自己親自操持政務,發號施令),對於先君的憂慮又該怎麽辦呢?
——武夫人規誡莊公之語,無非是想讓其放權於衆大夫,以便於自己一方操縱權柄,故言辭之間常常提及“先君(武公)”如何如何。及至莊公放權(表面上的),大夫無所適從,故邊父規諫莊公,中心意思應當是想規勸其重操權柄。莊公回答邊父的話,表面上說“印(抑)亡(無)女(如)吾先君之憂可(何)”,意即若是我重操權柄,先君那裡不好交待,會讓先君憂慮,言外之意其實當是説在武夫人那裡不好交待。因武夫人是用已經去世的“先君(武公)”來壓制莊公,逼其就範的。
——歷史上的鄭莊公,絕對是權謀大家,看《左傳》隱公十一年攻佔許國後其戒飭守臣之語,委婉含蓄,而又分析透徹,指點到位,外交辭令之運用嫻熟無比(被選入《古文觀止》)。
清華簡此段簡文,似乎也當理解爲鄭莊公之權謀。他一方面以言辭暗示諸大夫,自己具備君人治國才能,值得諸大夫支持擁護;另一方面又暗示自己目前受制於人(武夫人),暫時無法大展身手。——畢竟母子至親,非同一般,不能操之過急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小黑屋|

GMT+8, 2021-1-20 11:55 , Processed in 1.068403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