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9387|回復: 82

清華六《管仲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6-4-17 10:48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《管仲》辶+畀務不偷,“辶+畀”似乎相当于邬可晶先生《〈墨子〉“毕劫
“毕强”解》(《文史》2014年第3期)中的“毕”,是强的意思,“毕務”是近义连文。“毕”之此义传世文献尚有可补充者,《司马相如诔》“落魄远游兮赋子虚,毕尔壮志兮驷马高车”,不过一般认为此诔是委托之作。
[/table][table=100%,#ffffff]另外,注24與34的“茖”解释应该统一,都是“国家乃路”的路,败之意。
此心安處 該用戶已被刪除
發表於 2016-4-17 11:00 | 顯示全部樓層
麻煩多引一些文字,謝謝。有上下文才好猜,呵呵
 樓主| 發表於 2016-4-17 17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简20的“方”好像应属下读“谤”,“恐罪之不决而刑之,谤怨亦未济,邦以卒亡“,“济”,成。不济啊邦乃亡
 樓主| 發表於 2016-4-17 17:46 | 顯示全部樓層
猜哦猜

简21当读“其即(次)孰[言+昜](当)也”“
言+昜”曾见于《容成氏》“强弱不[糸+司][言+昜]”,以往说法似乎还没定论,这里也提供一种解释作参考,这个“言+昜”或可读为“当”,“强弱不治当,众寡不听讼”,“当”是当罪之当,“不治当”就是不决报罪案,不过有两点疑问,一是当的这种词义似无作名词用者,二是据人们一般理解,应该“听讼”在前、“治当”在后,而简文反是。额,有点添乱了       
發表於 2016-4-17 17:48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管仲》簡6應讀爲:“鋻(堅)[石+疐](實)不枉,執節[糹+豕](遂?)繩。”
上博五《鬼神之明》簡5“名則可畏,疐(實)則可侮”、上博六《慎子曰恭儉》簡1:“恭儉以立身,堅強以立志,忠疐(實)以反俞(?)”,兩“疐”字皆有學者讀之爲“實”。另外請注意《慎子曰恭儉》正是“堅強”與“忠疐(實)”對言。
發表於 2016-4-17 17:53 | 顯示全部樓層
下句也是“鋻(堅)[石+疐](實)以剛”,“疐”加“石”也是會堅實之義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16-4-17 17:59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5楼(ee) 的帖子

讀作何额不确定,不過呢,也可以猜測“石+疐”是為“礩”這個詞所造,“柱下石”就是墊柱石;《慎子曰恭儉》的“忠疐(質)以反俞(渝)”,這樣理解殆無疑義;簡28“糸+亟”讀為“急”蓋也不可從,韻远,讀“
”或“革”就可以了吧
發表於 2016-4-17 18:12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管仲》簡9:“墮怠”之“墮”作A,《命訓》簡8也有基本相同的寫法。《管仲》與《命訓》非一書手所抄(詳下),看來這種寫法是比較常見的,定非有些學者所言上面的“勹”是“又”的偶見訛形。
    據李松儒考察:
    一、清華六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、《鄭文公問太伯》、《子儀》應與清華一《皇門》為同一抄手所寫。馬楠先生在《清華簡〈鄭文公問太伯〉與鄭國早期史事》一文中說《鄭文公問太伯》這名抄手“抄寫了清華簡中十餘篇文獻”(馬楠先生認爲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、《鄭文公問太伯》、《子儀》爲同一抄手,但并不認爲《皇門》與這三篇爲同一人書寫)。
    二、清華六《管仲》與清華五《湯處於湯丘》、《湯在啻門》爲同一抄手所寫。
    三、清華六《子產》的字跡情況目前僅見於這一篇。
    所以清華六的五篇文本爲三位抄手所寫,除《子產》外,其他抄手曾出現在以前公佈的清華簡中。
001.jpg
發表於 2016-4-17 21:28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管仲》簡19:“既怠於政,又以民戲”。“戲”,戲耍、戲虐之意,“戲”也很通,不必破讀爲“害”。
發表於 2016-4-17 21:41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管仲》29:雖齊邦區=(區區),不若蕃箅……
整理者報告讀“蕃”讀為“藩”,疑讀“箅”為“庇”。今按:“蕃箅”即“藩蔽”、“蕃蔽”,《鹽鐵論‧擊之》:“撫從方國,以為蕃蔽。” 《後漢書‧來歙傳》:“公孫述以隴西、天水為藩蔽,故得延命假息。”“箅”幫母質部,“蔽”幫母月部,聲同韻近,又《楚帛書》甲篇有見“捍蔽”寫作“攼【畀+攵】 ”,可知二字可通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小黑屋|

GMT+8, 2020-11-25 10:50 , Processed in 1.033235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