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bulang

清華六《管仲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6-8-20 22:40 | 顯示全部樓層
陈先生的说法我也考虑过,认为是总括副词,读为“全”。但我又觉得“天下”已经表范围了,不必再重复,又考虑到统一释读的问题,所以没有提另一说。
我把《穷达以时》读为尊卿,论证过程涉及“㯢”,与“全”声字直接相通。


這裏試讀為「尊」。上引馬瑞辰《毛詩傳箋通釋》已經指出,「繩」、「慎」音近古通,其中「慎」屬真部,反映的是上古漢語蒸部與真部存在互通的音韻現象。在出土文獻中,屬侵部和蒸部的「灷」聲字經常與屬文部、真部之「寸」、「尊」、「秦」等通用,  反映的也是相同的音韻現象。這與傳世文獻「灷」聲字的用字習慣相合。例如《說文》人部「㑞,古文以爲訓字」,木部「𣒁,槌之橫者也,關西謂之㯢」,  傳抄古文「𣏖」用作「㮳」表示,  《儀禮·士喪禮》鄭注「古文縢為甸」,《禮記·聘義》鄭注「勝或作陳」,《莊子·盜跖》「勝子」陸德明《釋文》云「本又作申子」,《淮南子·精神》高誘注「勝或作遯」,等等。上古音「訓」、「㯢」、「遯」屬文部,「𣏖」、「甸」、「陳」、「申」屬真部。「川」聲字、「巽」聲字、「真」聲字音近古通,文獻習見,而「蠅」聲字與「灷」聲字亦音近古通,可知「蠅」字也可以用作「尊」。
發表於 2016-8-20 23:18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74楼(lht) 的帖子

,謝謝洪濤先生回復,从蘇先生的讀法來看,大家都似乎對此字是否一定是考度義的動詞用法,都心存慮,洪濤先生也考慮過這一點。至於“?卿”,亦各言其識爾,尚須有力的證據,所謂求同存異,亦此之比乎。
發表於 2016-8-24 10:37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三德》簡14“方縈(榮)勿伐,將興勿殺”,讀“榮”從陳偉武先生,“將興勿殺”似尚未見有人破讀,實當讀“將孕勿殺”,漢代簡帛常借“繩”為“孕”,典籍中从“繩”聲的“[月黽]”“[女黽]”即“孕”的或體,楚簡“繩”、“蠅”以“興”為聲,可見通假不成問題。句言動植物正在開花(或榮茂生長)、孕育時不要搴折(或砍伐)、殺害,類似說法文獻很多
發表於 2016-9-13 16:32 | 顯示全部樓層
接58楼苏先生帖子
竹書有“黽”與从“黽”之字。如:
《窮達以時》第7簡:百里奚遇秦穆公,用為“[黽曰]卿”。
《鄭夫人規武公》第*簡:“******申之以黽筮”
《管仲》第*簡:“[黽曰]天下之邦君”
《尊德義》第16簡:“教以權謀,則民湯[黽曰]遠禮,亡親仁”。
前三例之“黽”从“它”,惟《尊德義》“它”頭部作墨丁狀。
《郭店楚墓竹簡》將其字皆隸為从“黽”,但《清華大學所藏戰國竹簡》因受“[黽曰]筮”一辭影響,而改隸定“龜”、“[龜曰]”。
蘇建洲等先生從《清華》意見,見簡帛網論壇《管仲》條討論。劉洪濤依舊以从“黽”为说,见其於复旦出土文献中心网站文。
《說文》“鄳,江夏縣。”字亦作[盟邑],即《左傳•定公四年》之冥阨,《楚策》塞鄳阨 ,段玉裁《說文解字注》詳之。
黽假借為忞,忞、黽雙聲,慔、勉雙聲,而黽、勉亦雙聲連語 。
段玉裁注:黽,庚韻盲音。
[亡明],字亦作蘉,《書•洛誥》“如乃是不蘉”馬注“勉也”,字从侵、瞢省聲,亡、瞢雙聲。
《禹貢》“孟豬”,《漢書》作“盟”;《禹貢》“孟津”,《史記》作“盟津”。“孟”假借為“黽”,實為“萌” 。《說文》“孟,長也”。《爾雅•釋詁》“孟,勉也”。
《說文》“逝,讀若誓”。逝可假借為誓 ,噬可假借為逝 。
《淮南子•兵略》“見人所不見謂之明”;《齊策》“此不叛寡人明矣”,注“審也”;《爾雅•釋訓》“明明,察也” 。
《廣雅•釋訓》“徜徉,戲蕩也”;《廣雅•釋器》“佯篖,筕篖也”,皆疊韻連語 。
結論:“[黽曰]卿”,可能是盟卿,穆公聘盟為卿;也可能是孟卿,上卿,此意為長。黽筮,讀為盟誓,於上下文辭為優。[黽曰]天下之邦君,明審天下邦君之意思。湯[黽曰]遠禮,可以讀為蕩亡。羊、黽聲轉,也可以讀為徜徉戲蕩。
《包山楚簡》第172簡“黽”字,與第92簡从“黽”之字,其俱用為人名,不说。
昨夜读文物出版社郭店书法帖,于尊德义见其字,复及于其他,爰将草稿贴出。待有暇删润成文。
昨日,家中黄鼋一掌之大,饲之已十年,因失于照料,竟日曝晒而亡,爰以此稿为记己过。

裘先生已经认为是黽字,刘先生认为是昆。从缁衣传本对读,应该就是用为龟,这个师说恐怕不好打破。
但是所有的字,都以龟音义来释读,恐怕也难合于所有文辞。
發表於 2017-7-30 13:19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6:A天下之邦君,孰可以為君?孰不可以為君?A字與清華七《子犯子餘》中的字相近,《趙簡子》也有類似的字。這三個字可統一處理。整理報告釋讀為“舊”,不確。應釋讀為“命”,任命之意。這句話的意思是說,任命天下的邦君,誰可以作君主?誰不可以作君主?
發表於 2017-11-6 22:48 | 顯示全部樓層
整理者在本篇釋文前的“說明”中指出“第二十九簡與第三十簡之間亦應該有缺簡”,釋文亦在兩簡之間用“……”隔開。其實簡29與30應直接連讀。

說如下:
微信图片_20171107103616.png
發表於 2018-12-5 15:10 | 顯示全部樓層
简11—12:桓公问于管仲曰:“仲父,既埶(设)其纪,既训(顺)其经,敢问何以执成?”
    “埶”整理者读为“设”,之后似未见研究者解说。按:“设”与下“顺”字语法位置相同,此“设”即《广雅·释诂二》训“合也”之“设”。王念孙《疏证》:“设者,《礼器》云:‘夫礼者,合于天时,设于地财,顺于鬼神,合于人心。’设亦合也。《司马法·仁本篇》亦云:‘先王之治,顺天之道,设地之宜。’”正以“设”、“顺”相错。
    观前文,并无有关设立经、纪的话。紧临的前一回问答:“正五纪,慎四称,执五度,修六政,文之以色,均之以音,和之以味,……执德如悬,执政如绳。”皆是整饬失衡之举,下一回问答开首以“既埶(设)其纪,既训(顺)其经”总括之,可见将“设”解为合,似可取?
發表於 2018-12-5 15:21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76楼(哇那) 的帖子

若让孟蓬生先生来说的话,这个“埶”似就該读为“合”,“埶”之读“合”,犹孟先生读金文“埶王休”为“答王休”也。当然,个人感觉这里的“埶”,应该训为动词义的“极、法”,“为……建立标准”(句中謂給“紀”建立“標準”,與整理者的意思差別明顯)。学者似乎看到“埶”就想著讀為“設”,其實這是非常危險的。最近裘老釋讀甲骨文中的“槷”(《古文字研究》32),若此說為是的話,它早期的形體就包含不止“施設”一個義位。
發表於 2020-7-20 21:12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my9082 於 2020-7-20 21:21 編輯

「乘其欲」的「乘」看到有學者讀為“逞”,但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就有“氵盈(逞)其志”。疑以的因、隋義求解(「當」「適」有與心、志、欲一類賓語的搭配,可以比較。」與「當」「適」的意思相近)。就是說:順、遂其慾(而不加節制)
發表於 2020-7-23 09:17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哇那 於 2020-7-23 10:18 編輯

《陳公治兵》篇有幾個舊釋「整」的字,辭例是「師徒」,蔣偉男先生近來改釋為從「埶」,有一定道理。果真是「埶」字異體,則按其理解「設師徒」只能是設立、陳設師徒的意思,跟該篇講因為「師徒乃亂」(簡1)而楚王讓陳公去整治師徒,似不夠扣合緊密。此「埶(設)」也可能是理、順的意思(《禮器》「夫禮者,合於天時,設於地財,順於鬼神,合於人心,理萬物者也」,「設」猶「合」、「順」,又猶「理」。王引之按指出「理」也是順的意思,《廣雅》:「理,順也。」《說文》:「順,理也。」參《經義述聞》第352頁)。文中所引《墨子》「整設」的「設」恐怕也是這個意思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

GMT+8, 2020-9-27 11:11 , Processed in 1.058053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