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查看: 7472|回復: 13

《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》釋文校訂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6-11-4 19:02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001.jpg

002.jpg

003.jpg

  
 樓主| 發表於 2016-11-4 21:59 | 顯示全部樓層
修正:第437號,實爲“庚午”。
發表於 2016-11-4 23:17 | 顯示全部樓層
905號我在課堂上(10月18日)以及提交給一個會議的小文都提到過,實爲“黃髮眉壽”。
1155號拳,在年會上李家浩先生與我都向黃先生提過。
發表於 2016-11-4 23:52 | 顯示全部樓層
我曾写一小文(已提交西南大学“商周青铜器与先秦史研究”青年论坛),与兄有几处关键释文不谋而合。
發表於 2016-11-6 00:45 | 顯示全部樓層
449號,我在待講的西周金文選讀部分的講義中也涉及了。如果是僅僅因爲[“更”訛爲“尸”形,“冢”訛成“彖”形]這兩點,就認爲銘文可疑的話,大可不必。因為所謂“尸”實即(尸+小),銘文中用作“纘”,金文中類似詞例見於害簋、豆閉簋等。關於第二點,我們有專文討論。此外該銘“司”後所謂“立”當改釋作“工”。
發表於 2017-2-5 12:34 | 顯示全部樓層
0322號西周早期燕侯簋“燕侯作姬”下缺釋之字,“女”旁之外的構件爲“人”左右各挾一“卣”,其字已見於《合集》16997,與《合集》5370中“大”左右各挾一“卣”者爲一字(《新甲骨文(增訂本))》600頁)。過去已有學者把此字與張政烺先生釋讀爲“仇”的“奭/爽”字歸爲一字(參看陳年福《殷墟甲骨文字詞總表》)。張政烺先生曾讀班簋的“奭/爽”字爲“簋”。燕侯簋的這個自名之字也應讀爲“簋”(甲骨文中的“大/人”左右各一“卣”之字讀爲當匹配、配偶講的“仇”,也是合適的),可與張說互證。張先生已指出“奭/爽”字有象一人挾二“簋”者。“簋”當可表全字讀音(“仇”、“簋”音近)。燕侯簋的這種象一人挾二“卣”的“奭/爽”字,其中的“卣”大概也可起表音作用。
1.png
2.png
3.png
4.png
發表於 2017-2-7 15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發表於 2017-2-13 13:00 | 顯示全部樓層
0466號所收西周晚期的遣{弔+皿}父盨,其自名之字作A。此字除去“言”的部分,竊以爲即西周金文已見的B以及C所從者(關於此字,參看劉釗《釋金文中从夗的幾個字》,收入《古文字考釋叢稿》),只不過A把B、C所從的上下二“屮”寫到最上方成“艸”罷了。B字過去有多種釋法,現在結合此字在遣{弔+皿}父盨中作爲自名最有可能就讀“盨”來推測,前人釋爲“芻”的意見應該是對的。“芻”、“須”音近可通。《說文·立部》訓“待也“的從“立”、“須”聲之字,其或體從“立”、“芻”聲,即其確例。盨銘讀爲“盨”的A也許可以釋爲“謅”。蒙“海天遊蹤”先生指示,《集成》03737所收一件簋,其器主名作D。不知D有沒有可能是“謅”的省體(省掉了二“屮”)。

B

B

A

A

C

C

D

D
發表於 2017-2-15 09:59 | 顯示全部樓層
紫竹道人先生所言當可信,從夂的字如“各”、“夆”等都為行止字,B可能就是“𥪥(𩓣)”的本字,C可能也是。
發表於 2017-2-20 18:23 | 顯示全部樓層
0178的銘文上的字都是反的,那個人名用字,《釋文》作“ 223.png ”,謝明文先生隸定作“ 224.png ”,如果把字形翻轉一下看,應該是左邊從魚,右邊上舟下止,也許是“鯛”的或體。

原字形

原字形

翻轉後字形

翻轉後字形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

GMT+8, 2020-9-19 18:32 , Processed in 1.06721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