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暮四郎

清華七《趙簡子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7-5-2 09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0:△其衣裳
孫合肥先生分析此字左邊是從爻從人,即楚簡中讀為“貌”的“[亻+爻]”字,本簡此字也讀為“貌”,華美之意。(見孫合肥:《清華柒<趙簡子>札記一則》,簡帛網2017-04-25)按:孫先生對左旁字形的分析可能是對的。右旁的“大”字當是“去”之省,是義符,這個字從去省貌聲,可能即虛秏之“秏”的異體或專字,後世多寫作“耗”,古訓為“減也”、“虛也”,從去省正是會此意。在簡文中疑當讀為“好”,《吳越春秋·勾踐伐吳外傳》:“量其居,好其衣,飽其食而簡銳之。”“好”即“美”的意思。
發表於 2017-5-2 10:14 | 顯示全部樓層
猜哦猜哦猜
如果左上的近“女”形確實是爻的話,那麼這個“爻”形,多半是從“文”形“爻”變過來的,樓上有人釋讀為“畫”(白于藍先生釋讀相關字為“紋”。)可能也是基于此考慮。我們也猜一個,從“爻”聲出發,讀為“表”或者“茂”,《關雎》“芼”字,安大簡作“教”(教從爻聲),《說文》表以“毛”為聲符,爻聲可讀為暴,暴與“鹿/火”通,《說文》“表”古文從“鹿/火”得聲。所以讀為“表”語音上沒啥問題。
PS:大伙能不能先把字形解決了,再猜,我實在看不下去了。
發表於 2017-5-3 03:41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16楼(汗天山) 的帖子

——“宀”下之字形中間部分和下部“廾”組合在一起的可能是“冥”字,整個字要隸定為“鼆”字,見《說文》“鼆,冥也。从冥黽聲。”
發表於 2017-5-3 16:40 | 顯示全部樓層
VRLJ6EH1Z]{_X7JR{IDDBOT.png
發表於 2017-5-4 00:27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24楼(心包) 的帖子

這個字張政烺先生、李學勤先生考證好像是從萬的“厲”字,且與地望相合,應當是正確的,與此字無關
發表於 2017-5-4 07:14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25楼(水之甘) 的帖子

哎呀,我想起来了,我当时还觉得非常可信来着,很长时间忘记了,那字形就不是了,惭愧呀。
發表於 2017-5-4 16:42 | 顯示全部樓層
    《趙簡子》1號簡:趙簡子既受~[爿酉](將)軍;     《趙簡子》2號簡:今吾子既為~[辶匚羊](將)軍巳 ——懷疑兩支簡中的“將”字意義、用法有別?因古文字材料中,已見的用作“將”的“[辶匚羊]”字似乎皆用作動詞(沒細查,憑感覺,參黃德寬先生《說[辶匚羊]》一文所舉文例)?——若果如此,則1號簡當釋讀作“趙簡子既受冢將軍”,“冢將軍”整體上是一個名詞,其中“冢”是名詞“將軍”的修飾限定詞;      2號簡當讀作“今吾子既為主將軍已”,其中“主”是名詞,主將、首領之義;“將”作動詞,帶領、率領之義。
發表於 2017-5-5 10:32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27楼汗天山于2017-05-04 16:42发表的  :
    《趙簡子》1號簡:趙簡子既受~[爿酉](將)軍;     《趙簡子》2號簡:今吾子既為~[辶匚羊](將)軍巳 ——懷疑兩支簡中的“將”字意義、用法有別?因古文字材料中,已見的用作“將”的“[辶匚羊]”字似乎皆用作動詞(沒細查,憑感覺,參黃德寬先生《說[辶匚羊]》一文所舉文例)?——若果如此,則1號簡當釋讀作“趙簡子既受冢將軍”,“冢將軍”整體上是一個名詞,其中“冢”是名詞“將軍”的修飾限定詞;      2號簡當讀作“今吾子既為主將軍已”,其中“主”是名詞,主將、首領之義;“將”作動詞,帶領、率領之義。

 关于两个将字的用法,楼上可参看陈斯鹏先生《代偿与分工》一文。
目前对“龟*”字有各种光怪陆离的猜想,令人叹为观止!或释为从
、从都不可信。以来说,楚文字的都写作从告(造)声,此字不可能是竈。来说,後世旁的字,楚简都写作从兴得声。总之,从这两条路去想,恐怕都是死胡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發表於 2017-5-5 14:44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28楼(曾浩嘯) 的帖子

說文就一個從黽聲的字,其餘多為從蠅省,楚文字蠅從興聲,自然從興,目前楚簡還沒有確切的黽
發表於 2017-5-5 15:40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29楼(水之甘) 的帖子

我上一帖大概没说清楚。目前看到楚简的“龟”都作“黾”形,反过来说“黾”形都表示“龟”,一个例外也没有。在楚文字的书写系统为避免二字相混,所以蝇、绳都写作从“兴”声,这个目前也没有例外。就像“竈”也写作从“造”声,是一样的道理。我们相信即便真正的黾字,楚简也不会写作“黾”形。所以这些从黾从甘或从廾的字,恐怕不能从“黾”声去思考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小黑屋|

GMT+8, 2021-4-22 10:11 , Processed in 1.047649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