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查看: 2854|回復: 2

清华简揭示的新材料启示旧说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7-10-10 12:08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根据楚简所揭示的新材料,如《琴舞》里面的“不逸监余”等,《皇门》里面的“兹皆保余一人”,我们认为《大盂鼎》:“汝勿逸余乃辟一人”,似有重新考虑的可能性,传统上讲“逸乐”,“遏佚”(“遏佚前人光”,佚的是前人的“光烈”,同理《琴舞》简1“罔坠厥考”的“考”解释为“祖考”也是有问题的)等或多或少都有一定问题,最主要的是这样讲就将“余一人”这样的习惯用语被同位语给割裂了。所以我们认为《大盂鼎》里面的“余”有读为“胥”的可能性,除了《皇门》这句话外,还有《诗经·时迈》篇的“实右序有周”中的“序”,也应该读为“胥”。另外,《墨子》“楚毒”读为“荼毒”,“比余”之“余”读为“疏”(参邬可晶先生《出土文献》9辑上文章下注。)。《上博九》里面的“沮漳”的“沮”字,或以为从“余”声,而通为“沮”,“易泉”先生已引他说,认为字实从“尗”声,其说是也,除了“阻”与“慼”的异文外,如“次且”音转为“趑趥”,“即且”音转为“蠀𧑙”(音蹙),“蝍【虫/缩】”等(参萧旭先生《吕氏春秋校补》121页》),未尝不可以看作通假。以上并可参看笔者正在撰写的学位论文(《雅》《颂》部分字词与出土文献(金文、楚简为主)合证)。
發表於 2017-10-11 14:14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阻”与“慼”的异文没记错的话,出自诗经雄𨾘和左传,有学者认为是合二诗而引(雄𨾘和小明),说白了,就是记串了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17-10-11 18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4楼(lht) 的帖子

多谢刘老师指正,《雄雉》前面的“我之怀矣”和《小明》前面的“心之忧矣”是同样的意思,且这句话是赵宣子说出来的,确实可能弄混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小黑屋|

GMT+8, 2021-1-27 12:19 , Processed in 1.033213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