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ee

清華八《治邦之道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9-5-12 21:53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哇那 於 2019-5-22 16:28 編輯

簡5“彼天下之[爾+賏]士”整理者讀為“銳”之“[爾+賏]”,參照該形的通假情況(《皇門》、《周公之琴舞》等),或許讀作“遂”。《說文》:“遂,亡也。”相關用例學界已多有揭發。“遂”在此具體可理解成幽隱、隱匿之義(如,《禽經》:“隨揚約雉,鷓鴣也,飛必南翥。晉安曰懷南,江左曰遂隱。”晉·張華注引崔豹《古今注》曰:“南方有鳥,名鷓鴣,向南飛,畏霜露,早與暮出稀。有時夜棲則以葉覆其背。”)。簡文下文講“聖士之不達”、“善人之由”的“聖士”、“善人”,與“遂士”一起,是不同的三類人。“遂士”,猶文獻“幽隱”,如《漢書》“北游燕趙,欲循行郡國求幽隱之士”;《後漢書》“改元更始,招求幽隱,舉方正,徵有道,博采異謀,開不諱之路”等
發表於 2019-5-13 10:45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悦園 於 2019-5-20 22:41 編輯

簡13“食毋慎甚A”之“A”,似可分析為從或、北聲,“誖”字異體,簡文中讀為“費”。
簡19“吾豈愛B”之“B”,似應釋為“訡”(參看《皇門》簡9),簡文中讀為“矜”。
發表於 2019-5-13 11:20 | 顯示全部樓層
改個錯:
    簡24:婦子~(贅)[貝叚](假)
    簡26:~(贅)位亓(其)子弟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  按:“~”字,原整理者釋讀爲“贅”應該是正確的,釋爲“賸”不對。石小力先生對字形的分析應可信,此字當是從“叕”得聲,讀爲“贅”。字義如原整理者所引用的《淮南子·本經》“贅妻鬻子”之“贅”。
    《說文》:“贅,以物質錢。”段玉裁注:“若今人之抵押也。《漢·嚴助傳》:‘賣爵贅子,以接衣食。’”贅,猶後世之抵押、典當之義。
    “婦子贅假”和“贅位其子弟”的語義,正好分別對應《漢書·嚴助傳》“賣爵贅子”的“贅子”和“賣爵”。
    簡24:“婦子贅假”,即“婦贅子假”,意即將婦抵押給他人(爲妻妾或奴婢),將子女假於他人(爲義子),同於“贅妻鬻子”“賣妻鬻子”之意。
    簡26:“贅位其子弟”,意即將爵位抵押給子弟,也就是所謂“賣爵”“賣官鬻爵”之義。
發表於 2019-5-13 12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悦園 於 2019-5-13 12:24 編輯

近幾天把《治邦之道》讀了幾遍,參考各家的釋讀意見,將簡序調整如下(9A、9B+10+11+12+13+15+16+17+19+18、20+21+22+23+24+1+14+2+3+4+5+6+7+8、25+26+27):
   
    焉□事必自知之,則百官敬。毋懷樂以忘難,必慮前後,則患不至。毋惑於令色以還心,稱其行之厚薄以使之,則〼【9A】毋縱欲【9B】以枉其道,圖終之以功。毋面諒,毋作僞,則信長。毋喜譽,必察聽,免惡慮美,憎而遠之,則下不敢競上。毋惡謠,察其信者以自改,則過希。毋以一人【10】之口毀譽,徵而察之,則情可知。毋驕泰以不恭,和其音氣與其顏色以柔之,則眾不散。貧瘉勿廢,毋咎毋竁,教以舉之,則無怨。唯彼廢民不循【11】教者,其得而服之,上亦蔑有咎焉。貴賤之位者,凡爵者,毋有疏數、遠邇、小大,一之則無弍心,僞不作。度其力以使之,飢渴、寒暑、勞逸,和於其【12】身,故毋慎甚勤,服毋慎甚美,食毋慎甚誖(費),故資裕以易足,用是以有餘,是以尃均於百姓之兼利而愛者。故四封之中,無勤勞殣【13】病之人。萬民斯樂其道,以彰其德。矜惻聖君,上有過不加於下下,下有過不敢以誣上,失之所在,皆知而更之,故莫敢怠,以抗其修。君【15】守器,卿大夫守政,士守教,工守巧,賈守賈鬻聚貨,農守稼穡,此之曰修。今夫逾人於其勝,不可不慎,非一人是爲,萬民是爲。舉【16】而度,以可士興;舉而不度,以可士崩。故舉善人,必篤問其行,焉觀其貌,焉聽其辭,既聞其辭,焉小講其事,以程其功。如可,以佐身相家,【17】雖爵位豐祿,吾豈愛訡(矜)?如無能於一官,則亦毋弼焉。夫若是,民非其所能,則弗敢言。彼士及工商、農夫之惰於其事,以偷求生,【19】上如以此巨□勸焉,則可以知之,彼天下無有閒民,君以其所能衣食,彼知上之情之不可以幸,則無〼 【18】懋於其力,以求相賢。故民宜地舉,貨實征無穢,上不憂,邦家安。其政使賢用能,則民允。男女不失其時,則民眾。薄關市,則貨歸,【20】民有用。不厚葬,祭以禮,則民厚。不起事於農之三時,則多穫。各當一官,則事靖,民不諼。愛民則民孝,知賢則民勸,長乳則【21】畜蕃,民有用。謹路室,攝圯梁,修谷澨,慎舟航,則遠人至,商旅通,民有利。此治邦之道,智者知之,愚者曰:在命。
    曰:夫邦之弱張、【22】升落有常,譬之若日月之除,一陰一陽。曰:彼豈其然哉?彼上有所可戚,有所可喜,可戚弗戚,可喜弗喜,故墜失社稷,子孫不屬。【23】可戚乃戚,可喜乃喜,故常政無忒。彼上之所戚,邦有癘疫,水旱不時,兵甲驟起,盜賊不弭,仁聖不出,讒人在側弗知,邦獄眾多,婦子媵假【24】不免。乃斷奸杜慝,以免其屠。固疐爲弱,以不掩於志,以至于邦家昏亂,蹙小削損,以及于身。凡彼削邦戕君,以及滅由虛丘,【1】其刑政是不改。不悔初過之不立,無顧於諸侯。其民偷弊以解,怨託固以不浮于上,命是以不行,進退不耆致力【14】□□廢興之不度,故禍福不遠,盡自身出。古昔之明者早知此患而遠之,是以不殆。是以不辨貴賤,唯道之所在。貴賤之位,豈【2】或在它?貴之則貴,賤之則賤。何寵於貴,何羞於賤?雖貧以賤,而信有道,可以馭眾、治政、臨事、長官,則或恥自營,竁□以甄上下【3】政德之晦明,不及高位厚食,以居不懁。古昔之明者得之,愚者失之,是以仁者不用,聖人以解。故宅寓不理,以待明王聖君之立。故【4】舉不可以幸。既其不良於圖,則或□於弗知,以勉於眾,則何有益?彼天下之鋭士之還在下位而不由者,愈自固以悲怨之。彼【5】聖士之不由,譬之猶歲之不時,水旱、雨露之不度,則【6】草木以及百穀蔓生以癠不成。彼春夏秋冬之相受既順,水旱、雨露既度,則草木以及百穀茂長繁實,無疾以熟,故譬之如草木而正歲時。彼善人之欲達,亦若上之欲善人,侯亂政是御之。故求善人,必從【7】身始,詰其行,辨其政,則民改。彼善與不善,豈有恆種哉,唯上之流是從。后王之訓教,譬之若溪谷〼 【8】

    市多儓,五種貴,上乃憂戚□㥛,以知之于百姓,乃恤其政,以禺其故,曰:吾焉失此?毋乃吾尃均是其不均?侯吾作事是其不時乎?侯【25】吾租稅是其疾重乎?殹吾爲人罪戾已浮不稱乎?故萬民兼病,其粟米六擾敗竭,則儥買其臣僕,賸位其子弟,以量其師尹之徵,而【26】上弗知乎?此物也,每一之發也,足以敗於邦。故妨奪君目,以事之于邦,及其野里四邊,則無令大於此。【27】

    由於文義晦澀,以上有的編排還沒有把握,懷疑該篇應有不少缺簡。此外,有一個現象值得注意,即該篇各簡的字數(除殘簡外),通常在47——50之間,但簡14只有43字,簡10有55字,簡11有54字,簡12有53字,多寡懸殊頗大,推測該篇在抄錄時即有訛誤,因此個別簡可能經過了二次書寫。
發表於 2019-5-13 15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21“民不援”之“援”當即“居下位而不援其上”、“在上位不陵下,在下位不援上”的“援”,攀援也
發表於 2019-5-21 21:03 | 顯示全部樓層
   抽空又對本文讀了幾遍,發現它似乎是一篇韻文:
    焉□事必自知之,則百官敬(耕)。毋懷樂以忘難,必慮前後,則患不至(質)。毋惑於令色以還心,稱其行之厚薄以使之,則〼【9A】
    毋縱欲【9B】以枉其道,圖終之以功(東)。毋面諒,毋作僞,則信長(陽)。毋喜譽,必察聽,免惡慮美,憎而遠之,則下不敢競上(陽)。毋惡謠,察其信者以自改,則過希(微)。毋以一人【10】之口毀譽,徵而察之,則情可知(支)。毋驕泰以不恭,和其音氣與其顏色以柔之,則眾不散(元)。貧瘉勿廢,毋咎毋竁,教以舉之,則無怨(元)。唯彼廢民不循【11】教者,其得而服之,上亦蔑有咎(幽)焉。貴賤之位者凡爵者,毋有疏數、遠邇、小大,一之則無弍心,僞不作(鐸)。度其力以使之,飢渴、寒暑、勞逸,和於其【12】身(真),故毋慎甚勤(文),服毋慎甚美(脂),食毋慎甚費(物),故資裕以易足(屋),用是以有餘(魚)。是以尃均於百姓之兼利而愛者,故四封之中無勤勞殣【13】病之人(真)。萬民斯樂其道,以彰其德,矜惻聖君(文)。上有過不加於下下,下有過不敢以誣上(陽),失之所在,皆知而更(陽)之。故莫敢怠,以抗其修(幽)。君【15】守器,卿大夫守政,士守教,工守巧,賈守賈鬻聚貨,農守稼穡,此之曰修(幽)。今夫逾人於其勝,不可不慎(真),非一人是爲,萬民是爲(歌)。舉【16】而度,以可士興(蒸);舉而不度,以可士崩(蒸)。故舉善人,必篤問其行(陽),焉觀其貌,焉聽其辭(之),既聞其辭,焉小講其事,以程其功(東)。如可,以佐身相家,【17】雖爵位豐祿,吾豈愛□?如無能於一官,則亦毋弼(物)焉。夫若是,民非其所能,則弗敢言(元)。彼士及工商、農夫之惰於其事,以偷求生(耕),【19】上如以此巨□勸焉,則可以知之(之),彼天下無有閒民,君以其所能衣食(職)。彼知上之情之不可以幸,則無〼【18】懋於其力,以求相賢(真)。故民宜地舉,貨實征無穢,上不憂,邦家安(元)。其政使賢用能,則民允(文)。男女不失其時,則民眾(東)。薄關市,則貨歸,【20】民有用(東)。不厚葬,祭以禮,則民厚(侯)。不起事於農之三時,則多穫(鐸)。各當一官,則事靖,民不諼(元)。愛民則民孝,知賢則民勸,長乳則【21】畜蕃,民有用(東)。謹路室,攝圯梁(陽),修谷澨,慎舟航(陽),則遠人至,商旅通,民有利(質)。此治邦之道,智者知之,愚者曰在命(真)。曰:夫邦之弱張(陽),【22】升落有常(陽),譬之若日月之除,一陰一陽(陽)。曰:彼豈其然哉?彼上有所可戚,有所可喜(之)。可戚弗戚,可喜弗喜,故墜失社稷,子孫不屬(屋)。【23】可戚乃戚,可喜乃喜,故常政無忒(職)。彼上之所戚,邦有癘疫,水旱不時(之),兵甲驟起,盜賊不弭(支),仁聖不出,讒人在側弗知(支),邦獄眾多,婦子媵假【24】不免(元)。乃斷奸杜慝,以免其屠(魚)。固疐爲弱,以不掩於志(之),以至于邦家昏亂,蹙小削損(文),以及于身(真)。凡彼削邦戕君,以及滅由虛丘(之),【1】其刑政是不改(之)。不悔初過之不立,無顧於諸侯(侯),其民偷弊以解,怨託固以不浮于上(陽),命是以不行,進退不耆致力(職),【14】□□廢興之不度,故禍福不遠,盡自身出(物)。古昔之明者早知此患而遠之,是以不殆(之)。是以不辨貴賤,唯道之所在(之)。貴賤之位,豈【2】或在初(魚)?貴之則貴,賤之則賤(元)。何寵於貴,何羞於賤(元)?雖貧以賤,而信有道,可以馭眾、治政、臨事、長官(元)。則或恥自營竁□,以甄上下【3】政德之晦明,不及高位厚食,以居不懁(元)。古昔之明者得之,愚者失之,是以仁者不用,聖人以解(支)。故宅寓不理,以待明王聖君之立,故【4】舉不可以幸(耕)。既其不良於圖,則或□於弗知(支),以勉於眾,則何有益(錫)?彼天下之鋭士之還在下位而不由者,愈自固以悲怨之(之)。彼【5】聖士之不由,譬之猶歲之不時(之),水旱、雨露之不度,則【6】草木以及百穀蔓生以癠不成(耕)。春夏秋冬之相受既順,水旱、雨露既度,則草木以及百穀茂長繁實、無疾以熟(覺),故譬之如草木而正歲時(之)。彼善人之欲達,亦若上之欲善人,侯亂政是御之(之)。故求善人,必從【7】身始(之)。詰其行,辨其政,則民改(之)。彼善與不善,豈有恆種(東)哉,唯上之流是從(東)。后王之訓教,譬之若溪谷〼 【8】
    市多儓,五種貴,上乃憂戚□㥛(職),以知之于百姓,乃恤其政,以禺其故(魚),曰:吾焉失此(支)?毋乃吾尃均是其不均?侯吾作事是其不時(之)乎?侯【25】吾租稅是其疾重乎?殹吾爲人罪戾已浮不稱(蒸)乎?故萬民兼病,其粟米六擾敗竭,則儥買其臣僕,賸位其子弟(脂),以量其師尹之徵,而【26】上弗知(支)乎?此物也,每一之發也,足以敗於邦(東)。故妨奪君目,以事之于邦,及其野里四邊,則無令大於此(支)。【27】
    需要說明的是,少數幾個韻腳似乎不偕,這可能是考釋或者編聯有誤造成的,愿方家明以教我。
   
發表於 2019-5-27 18:03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shanshan 於 2019-5-27 18:05 編輯

該篇兩見“[京+心]”,簡10“毋面[京+心],毋作偽,則信長;毋喜譽,必察聽,免惡慮美,憎而遠之,則下不敢[京+心]上”,兩“[京+心]”應統一理解。
此提出一說供參考。
頗疑兩“[京+心]”與《越公其事》篇講“王乃好信,乃修市政”那段的“諒”或許表示一詞,簡37“[言象]緰諒人則剄也”。前者“信長”、後者“好信”,主題皆言“信”,且“[京+心]”、“諒”皆从“京”聲(義符“心”、“言”相通),從語境看“[京+心]”、“諒”又都是負面詞義。“緰”,整理者讀作《左傳》“晉未可媮也”之“媮”(杜注:“薄也。”),可從;“諒”字,整理者訓信、誠實。《廣雅》“䙏(薄)也”條的被訓釋詞中有“媮”,同時有“[旡+京]”,“緰諒”殆即“媮[旡+京]”。“[旡+京]”又作“涼”,即文獻如《左傳》“虢多涼德”、《詩·桑柔》“職涼善背”等的“涼”。
又,“免惡慮美”,“慮”似可讀為“勴”,助也。

發表於 2019-6-12 16:14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9“毋懷樂以忘難,必慮前退,則患不至”,整理者懷疑“退”是“後”字之訛,子居先生將“前”訓為“進”(http://www.xianqin.tk/2019/05/10/735/)。按“退”與“後”含義應該接近,上博八《王居》簡4有“進後”一詞,猶上博六《用曰》簡19的“進退”,此處的“前退”,猶言“前後”。
發表於 2019-11-2 19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    簡15“上有過不加之於下,下有過不敢以憮上”,整理者讀“憮”為“誣”,按“憮”可讀為“罔”(參看《古字通假會典》“亡與無”條,齊魯書社1989年,第316頁),“罔上”典籍常見,如《說苑》卷三引《泰誓》曰:“附下而罔上者死,附上而罔下者刑。”《漢書·賈捐之傳》:“欲得大位,漏泄省中语,罔上不道。”
    附帶談談《八氣五味五祀五行之屬》簡5中的“句余亡”,整理者認為即句芒,是傳說中的主木之官,又為木神。引《禮記·月令》:“(孟春之月)其帝大皞,其神句芒。”鄭玄注:“句芒,少皞氏之子曰重,為木官。”這個意見顯然是正確的。不過,“句芒”的本字似應寫作“句萌”(參看《古字通假會典》“氓與萌”、“甿與萌”條,第317—318頁),《禮記·月令》:“(季春之月)是月也,生氣方盛,陽氣發泄,句者畢出,萌者盡達,不可以内。”鄭玄注:“句,屈生者。芒而直曰萌。”《白虎通》卷三:“其神勾芒者,物之始生,其精青龍,芒之為言萌也。”可證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11-15 22:43 , Processed in 1.046344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