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林少平

清華簡八《心是謂中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8-12-5 22:28 | 顯示全部樓層
百體四相莫不AB
A字從馬從田,我們認為田為“日”形之訛B字從水從禾從又,我們同意劉剛先生的釋法,將其釋為“染”
AB即“馹染”,馹字多訓為“傳”,“馹染”即為“傳染”,是指“百體四相”受心役使。

發表於 2018-12-6 11:44 | 顯示全部樓層
……心欲见之,目故视之;心欲闻之,耳故听之;心欲道之,口故言之;心欲用之,肢故举之;心情(静)毋(无)有所至,百体四相莫不□□(恬淡)。为君者其监于此,以君民人。

心动,所以目、耳、口、肢动;心不动,百体四相自然不动、平静。故若欲国家“安稳平静”(“恬淡”),为君者当以治心为主。使人人修心做君子,自省自律,则国家无为而治。(以《大学》之理参照)
發表於 2018-12-6 13:01 | 顯示全部樓層
断命在天,苛(坷)疾在鬼,取命在人——人有天命,其亦有身命,心厥为死,心厥为生——死生在天,其亦失在心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苛,笔者认为读“坷”。坷,《说文》:“坎坷也。凡人行不利曰坎坷。”厥,《说文》:“发石也。”此指心中发出的意愿、意念。失,失败,失灵。

人的命由天定,灾难病患乃鬼所为,现实中命运如何在人自己——人有天定之命,也有身造之命,心之所出者(恶)能损命,心之所出者(善)能益命——死生在天,但亦可因人心的变化而不准(发生变动、改动,如逢凶化吉等)。

《心是谓中》谈到鬼神、命、改命,显然是一篇道家文献,而且似乎和《感应篇》有很大关系。
發表於 2018-12-6 15:20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心所美惡,何若倞;心所出小大,因名若”。陳偉先生指出“倞”當讀作“景(影)”,與“響”相應,目前已經得到大多數學者的認同20183月的會讀以及微信群討論中,高中華女士便曾提出分別讀作“影”和“響”的意見,未引起整理小組的重視。不過”“因名”如何解釋,仍未達成一致。侯瑞華先生認”應當讀“附倚”,“因名”應當讀“因鳴”。此外,有網友將“何”讀作“儀”“訶”“荷”等,關於“”的理解也多有分歧。
“影”“響”之喻多見,如《左傳》昭公十二年“今與王言如響”、馬王堆黃帝書《經法·名理》“如影之隨形,如響之隨聲”、《管子·明法解》“下之從上也,如響之應聲;臣之法主也,如景之隨形;故上令而下應,主行而臣從,以令則行,以禁則止,以求則得,此之謂易治”、《管子·任法》“下之事上也,如響之應聲也,臣之事主也,如影之從形也”、《荀子·強國》“夫下之和上,譬之猶響之應聲,影之像形也”、《淮南子·主術訓》“天下從之,如響之應聲,景之像形”等,不勝枚舉,多用於臣從君命的譬喻。《心是謂中》一文中,以“心”喻君,落腳點實治道。心所產生的美惡、小大的判斷,百體四相皆時回應,正如臣從君命。“若影”“若響”與“”“因名”,均是對應關係。“何”可訓“問”,《廣雅·釋詁二》:“何,問也。”賈誼《過秦論》“陳利兵而誰何”,《史記》集解引如淳語:“何,猶問也。”《漢書·衛綰傳》“不孰何綰”,顏師古注:“何,即問也。”何”亦可讀作“訶(呵)”,指責問,如《韓非子·內儲說下》:“王出而訶之曰:‘誰溺於是?’”總之,“”指答復君主之問。“名”,據《春秋繁露·深察名號》,“鳴而施命,謂之名”。“名”亦可徑讀“命”,“名”“命”可通,“因命”指遵循命令,可參見《易·繫辭上》“是其受命也如響”。“”與“因”互文見義,均指臣子對君主的順從。
發表於 2018-12-6 17:26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复”意回复,即“报应”,帛书《老子(乙本)》:“至虚极也,守静督(笃)也,万物旁作,吾以观其复也。”“复”是道家最核心的理念之一,比如清华简《系年》通篇都在谈报应。
“何若”者,何如。
“因名随响”,认同侯瑞华先生的意见,读为“因鸣随响”,意报应的轻重随着心所发出的意念(意愿)的轻重而变化。
發表於 2018-12-6 17:44 | 顯示全部樓層
我们在3楼把“復”训未为“效验、应”,下来已经得到了一些学者的认同。这句话是说心与四相的关系。拿物体和影子的关系,发声和回响的关系(学者读名为鸣,是合适的)来比喻心与四相的关系,復和因相对,因就是一般的“相因”之“因”,“何”就是表强调的疑问词,“其效验,其相应多么像影子(与本体相应)”。影子表现出来的一定是符合本体的,响声表现出来的一定是符合发声者及其本意的。心中的美恶,虽然外人看不见,但是你的表现确是无所遁形的。若有必要的话,我会写一篇札记论述这个想法。
發表於 2018-12-6 18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心是谓中》这篇和一般的叙述性的文献不同,是一篇如《老子》一样的说理性文献,所以要熟悉道家之理、概念,才能更好的理解“心”、“断命在天”、“坷疾在鬼”、“取命在人”、“死生在天,其亦失在心”这些概念和字句。
这篇文献中,微观上的释字、断句,还受制于中观上的全篇解读,微观上看两句话之间的关系可能是那样,从中观全篇通读的角度看却很可能不是那样,所以一个字、一句话的解读必须放在全篇中看,不能只看一城一地。而且,宏观上的文献分类问题,属儒家?道家?又和微观释字、中观通读息息相关,涉及到用以参照的文献、道理和史实的问题,所以这个工作必须得做。但这个工作牵涉的比较大。比如一提儒家,就用《荀子》做比照,但荀子并不是纯正高明的儒家人物,说他是“抄”家也可以,相对于孔子、曾子、子思、孟子这些人物来说,荀子及《荀子》不能代表儒家。
一点点小体会,供批评。
發表於 2018-12-7 06:36 | 顯示全部樓層
……必心与天两事焉,果成。……心焉为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记得这里有位同仁认为读“焉”不妥,应当读作本字“安”。这个意见我赞同,故读作“必心与天两事安,果成……心安,为之”。“安”作“确定”、“安定”讲,“心安”和“天安”都能从上下文中找到明确的含义。
發表於 2018-12-7 10:43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25楼(心包) 的帖子

古書中的“影”“響”之喻基本都是說臣子順從君主,是有較固定喻義的。

“因名”和“復何”應該是嚴密對應的關係,“何”不應是疑問詞。

還應考慮“復”和“因”的通常意義,理解作答復和遵循是很合適的。

有“若”限制,說明是比喻,“名”讀作“鳴”就太實了。如果讀作“鳴”,一上示三王先生將“何”讀作“儀”倒是很合適的,因爲《荀子·君道》云“君者儀也,民者景也,儀正而景正”,《荀子·正論》云“主者,民之唱也;上者,下之儀也。彼將聽唱而應,視儀而動;唱默則民無應也,儀隱則下無動也;不應不動,則上下無以相有也”。但似乎不大符合用字習慣。


有“若”的限制,不應朝這麼實的方考慮,而應是比喻義,而且說的是百體四相對心的依從,緊承上句說的心爲君,下啓下句四相對心的卽時反映。
發表於 2018-12-7 12:03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心是谓中》:心所为美恶,复何若影。
《感应篇》:    善恶之报,如影随形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6-25 09:33 , Processed in 1.053129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