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12
返回列表 發新帖
樓主: ee

清華八《天下之道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9-5-4 10:11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汗天山 於 2019-5-4 16:25 編輯

簡3:至亓(其)橦(衝)階
原整理者將“橦階”看作兩種攻城器械,很合適,但“階”解釋爲“梯”,似不確。因從詞義的精确性角度來看,“階”訓爲“梯”,實際上是指土階(土的臺階、階梯),與攻城用的雲梯似有別。
按:“階”似當讀爲“機”,指攻城的機械。《周易·渙》九二“渙奔其机”,馬王堆帛書本作“渙賁亓階”,可爲佐證。

簡3:所胃(謂)攻者,乘亓(其)民之心,是胃(謂)攻。
按:“乘”字或當讀爲“勝”。
“勝其民之心”就是強調在攻城時要在民心上獲得勝利,或者説讓守城者在心理上誠心歸服於己方。此猶如《孫子兵法·謀攻篇》所謂:“是故百戰百勝,非善之善者也;不戰而屈人之兵,善之善者也。”相關論述傳世古書亦多見。

【附記:復旦網近期打不開,未能瀏覽全部網文。若是有早已說過者,則帖子作廢。】
發表於 2019-5-5 22:51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汗天山 於 2019-5-5 22:53 編輯

汗天山 發表於 2019-5-4 10:11
簡3:至亓(其)橦(衝)階
原整理者將“橦階”看作兩種攻城器械,很合適,但“階”解釋爲“梯”,似不確。 ...

補充一條“衝機”的文例:
《六韜·武韜·發啓》:“故無甲兵而勝,無衝機而攻,無溝塹而守。”
發表於 2019-5-6 22:48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3:所胃(謂)攻者,乘亓(其)民之心,是胃(謂)攻。
按:“乘”字或當讀爲“勝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補充一個“勝心”的文例:

《楚辭·天問》:“不勝心伐帝,夫誰使挑之?”

王逸注曰:“言湯不勝衆人之心而以伐桀,誰使桀先挑之也。”

朱季海《楚辭解故》(p127)謂:“‘不勝心伐帝’,自謂湯不勝己心而必伐桀也。……子思曰:‘能勝其心,於勝人乎何有?不能勝其心,如勝人何?’(見《中論·脩本第三》引,黃以周據之輯入《子思逸篇》,是也。)是‘勝心’之言,實本周世大儒相傳之舊,三閭騰辭,蓋有取焉爾。”
——朱氏將“勝心”解釋爲“(商湯)勝己心”,恐未必準確。
今據簡文“乘(勝)亓(其)民之心”推測,王逸注解釋爲“湯不勝衆人之心”似更通順?
發表於 2019-5-7 13:02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心包 於 2019-5-7 15:59 編輯
汗天山 發表於 2019-5-6 22:48
簡3:所胃(謂)攻者,乘亓(其)民之心,是胃(謂)攻。
按:“乘”字或當讀爲“勝”。

《尊德義》“殺不足以勝民”中“勝民”也是一樣,“勝”訓為“服”(“勝”不能解釋為“戰勝”啥的),灰常明確的。  讀為“乘”,其實也說的過去,一般文獻中都訓為“凌、服”。不過,綜合考慮,我認為“勝”更勝一籌。
發表於 2019-5-7 19:13 | 顯示全部樓層
多謝指教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簡5:弌(一)曰歸之以中以安亓(其)邦
注釋9:……中,謂中道,中正之道。……“中”亦見於清華簡《保訓》。
按:此“中”大概就是一般的“中正、公正”之意,與清華簡《保訓》篇的“中”似無涉?

簡6-7:五道旣成,乃速用之。
注釋13:速用,卽召用、徵用。
按:此“速”字,原整理者不取一般的“迅速”之訓,而是訓釋爲“召”,則簡文意謂旣用五道訓練民衆之後,於是召用這些經過訓練的民衆,似乎也能讀通簡文。但結合下文細加斟酌,此説恐怕不妥,理由如下:
——古代管理軍隊,和治理國家是區別對待的。《司馬法》所謂“治國尚禮,治軍尚法”“國容不入軍,軍容不入國”“軍容入國則民德廢,國容入軍則民德弱”。治理軍隊,需要強調嚴格的軍事紀律,令行禁止,賞罰嚴明,這和治理普通民衆強調禮儀教化完全不同。
——對於一股訓練好的非常強大的軍事力量,如果不能馬上投入戰爭,則很容易產生問題。因為這股經過訓練的軍事力量,其中的每個成員經過軍事訓練之後,頭腦中都是戰爭思維模式,行為處事也必然受到此種思維模式的影響。《老子》所謂“大軍之後,必有兇年”,其實也當包含有經過長期戰爭之後,民衆普遍處於戰爭思維模式之中,沒有回到回歸到正常的生活軌道,所以很容易產生社會的動亂的意思(古所謂馬上得天下,然後還要馬上治天下;還可參照文革發生的背景)。
    因此,訓練好的士卒,應該迅速投入戰爭。此時若無戰爭發生,則士卒陳兵國內,承平既久,就會導致國內矛盾重重(因為會產生各方面的問題,比如:人員純粹是消費,而沒有任何產出;讓士兵回家務農,從事農業生產,又會降低戰鬥力;今天的清理軍隊對外經營性項目,讓軍隊完全回歸到軍事訓練即是其比),很容易產生動亂。所以,簡文云“速用”,自然應當是指將這些經過五道訓練的民衆迅速投入戰爭之意?
——下文“如不得用之,乃顧察之”卽是説,如果此時沒有用武之地,不能將這些訓練好的軍隊投入到戰爭中,則需要照顧好他們,防止發生動亂。——因為這些經過軍事訓練的民衆,都處於戰爭思維模式之中,處理不當的話,很容易出亂子的。
發表於 2019-5-7 21:03 | 顯示全部樓層
綜合諸位的説法,貼個通行釋文:
    天下之道,二而已。一者守之之器,一者攻之之器。今之守者,高其城,深其壑,而利其柤欿(埳/坎/陷),享(?)其食,是非守之道。昔【1】天下之守者,民心是守。如不得其民之情僞、性教,亦無守也。【2】
    今之攻者,多其車兵,至其衝機,以發其一日之怒,是非攻之道也。所謂攻者,勝其民之心,是謂攻。如不得[其民]【3】之情,亦無攻也。【4】
    昔三王者之所以取之之器:一曰歸之以中以安其邦;一曰歸之謀人以奪之志;一曰戾其脩以麗其衆。□□【5】昔三王之所謂陣者,非陳其車徒,其民心是陳:一曰礪之;二曰勸之;三曰柔之;四曰壯之;五曰鬭之。五道【6】旣成,乃速用之。如不得用之,乃顧察之。如弗察,邦家其亂,子孫不昌。【7】

發表於 2019-6-28 16:38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如不得用之乃顾察之如弗察邦家其乱子孙不昌”的原断句有问题,导致文意不通。

愚意如下:

“……五道既成,乃速用之;如不得,用之乃顾。察之!如弗察,邦家其乱,子孙不昌。”

三王之阵,乃民“仁义”之心(“砺、劝”等五道可概括为“仁义”);如果没有把民教导成仁义之民,那么不仁不义之徒上了战场,必定畏缩不前(“顾”为顾盼、畏缩)。至关重要者乃察心(即察德,察君心民心,察君德民德)!不察心(不观德,即不重视仁义),国家的走向必定是衰败混乱,终至覆宗绝祀。

“三王”乃概称,主要指周文王。而“邦家其乱子孙不昌”显然指商纣王。
發表於 2019-6-28 17:09 | 顯示全部樓層
本帖最後由 文增 於 2019-6-28 17:30 編輯

    致力于器械、势力乃惑于小能小术,攻于心才是正道。
    帛书《老子》六十九章(今本德经第六十七章)曰:“夫慈,以战则胜,以守则固。”正是《天下之道》的主旨。实际上,笔者判断,同《心是谓中》一样,《天下之道》的作者也是老子。
發表於 2019-6-29 16:02 | 顯示全部樓層
    “天下之道二而已一者守之之器一者攻之之器”,原断句、解读也可商榷。
    愚意如下
    “天下之道:‘二’而已。‘一’者,守之之器;‘一’者,攻之之器。”
    白话文意思如下:
    “天下之规律:民有离心(二心)导致失败、灭亡。同心(一心)者,乃守之利器;同心(一心)者,乃攻之利器。”
    笔者断定《天下之道》的作者就是老子。
發表於 2019-6-29 20:17 | 顯示全部樓層
文增 發表於 2019-6-29 16:02
“天下之道二而已一者守之之器一者攻之之器”,原断句、解读也可商榷。
    愚意如下
    “天下之道: ...

也有可能是孙子吧,老子的孙子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10-23 08:27 , Processed in 1.044908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