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查看: 9504|回復: 59

清華八《邦家之政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8-11-17 21:06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簡4:“其刑易,邦寡廩”,“廩”以讀爲“禁”好,“邦寡禁”相當于《左傳•襄公九年》“公無禁利”、《孟子•梁惠王下》“澤梁無禁”;也可能是說邦國少禁止之事。
簡6及簡10之“弟子不[叀+攵]遠人”、“弟子[叀+攵]遠人”,“[叀+攵]”似以讀爲“專”好,專擅、專嚮也。
簡9:“其刑陷而枳”,“枳”以讀爲“忮”好,《集韻•寘韻》:“忮,很戾。”
簡9+10:“其君子薄于教而行詐”,從字形上看,所謂的“詐”從字形上看從言從目從又從心,不從且,與“詐”無關。應從“相”聲,讀爲“爽”。“相”心紐陽部,“爽”生紐陽部,二字音近可通。“爽”,差忒也。
簡12:“新則折,故則傅”,“折”不必破讀爲“制”,此意是說新的容易折斷,故舊的容易依傅、粘合。
發表於 2018-11-18 00:23 | 顯示全部樓層
简4-5“其[民]志[亻㒸](遂)而植(直)”,“遂”、“直”为整理者读,但其解释似商。“遂”、“直”言果毅、果直、直遂而无屈挠也。
發表於 2018-11-18 01:19 | 顯示全部樓層
简9“其刑[章欠土](陷)而枳”,“陷”为整理者读。按简4说“其刑易”,我们认为简9的“[章欠土]”应读为“险”。《管子》:“人甚惧死,而刑政   险。”清华简《命训》简11“[章欠口]之以哀”,对应今本“敛之以哀”,是其通假之例(参蔡一峰先生在《简帛研究》2016春夏卷的文章)。

简6“弟子不专[叀+攵]远人,不内谋夫”,简10“弟子专[叀+攵]远人”,“[叀+攵]”似可读“断/转”,断弃、弃绝的意思。

简11“如是,其类不长乎?”整理者断读如是。似应断作“如是其类,不长乎?”“其类”指其前所云
發表於 2018-11-18 08:33 | 顯示全部樓層
1.簡7「邦家將毀,其君聽佞而速變」,整理者讀為佞的字,字形是【言+宀心】,此字應該是「𧭈」的異體,也就是將寍的皿旁省掉了。「𧭈」,通「佞」,諂諛。見《集韻.去聲.徑韻》、王念孫《廣雅疏證》。
2.邦家之政簡4「……其味不齊」,比對的簡8「邦家將毀……其味雜而齊」,前者「齊」整理者理解為「調和」似不確,應該理解為齊全、齊備之義。「其味不齊備」,是說食不二味;「邦家將毀……其味雜而齊」是說食要二味。
發表於 2018-11-18 15:47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6“弟子不【叀攵】遠人,不內【言母】夫”,按“內”當如字讀,“【言母】”讀為“侮”,內侮,謂內部自相欺侮。“夫”當連下“如是”為句。簡10“弟子【叀攵】遠人而爭窺于【言母】夫”,【言母】”亦當讀為“侮”,“夫”同樣也應連下“如是”為句。
發表於 2018-11-19 12:44 | 顯示全部樓層
我也來猜上一猜:簡10那個“詐”,當然有可能是“且”少寫了一橫,如果是那樣的話,釋讀爲“詐”自然最合適。但如果不是省寫,疑“目+又”即“目+攴”或“爪+目+又”(參看復旦網所發《試釋清華簡〈攝命〉的“夐”字》),此字似可釋爲“諠/諼”,訓爲“欺詐”,“行諼”意爲“行詐”,跟整理者的理解一致。
發表於 2018-11-19 18:43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争[圭见]于谋夫”,“[圭见]”或当读“规”,争着跟谋夫一起图划
發表於 2018-11-19 20:20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七“其宮室憚大以高”,整理者讀“憚”為“坦”,不若讀“奲”,《廣雅·釋詁》“奲,大也。”
發表於 2018-11-19 20:32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8的“其樂繁而變”中的“變”不知道是否與《語叢一》34-35“樂繁禮吝則[言万]”的“[言万]”有关。
發表於 2018-11-19 20:53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9:“其民志[頁/心]”,“[頁心],整理者讀為“憂”,恐未必,疑讀為“澆”若“橈”。前者可訓為“薄”(《漢語大字典》第三個義項“浮薄”),後者可訓為“曲枉”,當以前解為優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

GMT+8, 2019-12-15 05:01 , Processed in 1.074561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