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ee

清華八《邦家處位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8-11-30 12:49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28楼罗小虎于2018-11-30 07:35发表的  :
《邦家處位》簡8整理報告讀為“踐”的字,其右半似與楚簡“辟”字右半相同,如上博二《魯》簡2中的字形、新甲1.11的字形等。這個字可分析為從𨸏從土,辟省聲。在簡文中或可讀為“辟”。《爾雅·釋詁》:“辟,法也。”

邦家簡8:   
上二魯2     
新甲1.11  
.......
沒有必要,整理者所據的是下面這類形體,清華簡《系年》44的“踐土”之“踐”。
}KL(P$XJ[O@[NR6%X1~$9P7.png
發表於 2018-11-30 15:25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2:還內(入)它(弛)政、[釆羊攴](敝)政、[木丙丙]政
“[木丙丙]”字,整理者認為是“梗”字括讀“更”,陳民鎮先生《清華簡(捌)讀札》括讀“猛”,劉信芳先生《清華藏八<邦家處位>章句(二)》從之;蕭旭先生《清華簡(八)<邦家處位>校補》讀“荒”。按:此字當即“梗”字,上博簡五《三德》簡1即有此字,用為更旦之“更”。《方言》二:“梗,猛也”,可釋為“猛政”,不必改字,但總覺與弛政、敝政的文意不那麼和諧。
“更政”即“改正”,但是古人都是“改政”為革新政治之意,與弛政、敝政也不協調,待考。
發表於 2018-11-30 17:05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從止(或辵)琮聲之字,亦見郭店簡《淄衣》和《尊德義》,均用為“從”,這裡也當用為“從”。
QQ图片20181130171607.png
 樓主| 發表於 2018-11-30 23:53 | 顯示全部樓層
引用第25楼哇那于2018-11-29 22:44发表的  :
猜、猜、猜、
简1“君[欶言]臣,臣A[辶毛]君”,“[欶言]”疑读为“数”,责让;“[辶毛]”前的字即“琮+止”,可读为“渐”,“[辶毛]”读为“眊/耗/秏”,当乱或损等意讲。言君数责其臣下,臣则渐乱或损其君上。

參“清華簡八《心是謂中》初讀 ”

2018-11-30_234524.jpg
發表於 2018-12-3 18:43 | 顯示全部樓層
前面已有論者指出“君速臣”之“速”當讀作“數”,但筆者認爲這裏的“數”是考察之義,如《荀子·非相》:“欲觀千歲,則數今日;欲知億萬,則審一二。”“數”相當於“審”。本篇的“度”,筆者強調是揆度之義,全篇講的是考察賢良之士,“君數臣”說的正是君主對臣子的考察。至於本篇多次出現的“贛”字,亦當是考察一類的意思,並非指薦舉,或可讀作音近的“檢”。
發表於 2018-12-6 21:48 | 顯示全部樓層
關於簡1「君速臣,臣[琮/止]A君」,樓上諸多先生已將「速」改讀為「數」,可從,而34樓陳民鎮先生將其訓作「考察」,亦有一定程度之啟發性,倘若依循此釋讀方向,則A字恐如原整理者或29樓心包先生之看法,仍有釋作「逆」之可能(此類字形分析亦可參考高佑仁先生〈「[逆-辵]」字構形演變研究〉,《中正漢學研究》2013.2),在此或可訓作「接受」,其猶《尚書•呂刑》:「爾尚敬逆天命,以奉我一人。」《左傳.昭公二十五年》:「有司逆命,公之使速殺之。」以呼應上文「考察」之意。
1.png
發表於 2018-12-6 22:43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邦家處位》的“贛”頗費索解,整理者讀作“貢”,但“貢”在“贛以治疾惡”“贛而改”兩處中是不好理解的。通觀全篇,無論是“君數臣”之“數”,還是出現十次的“度”,都指對人才的考察與選擇,“贛”在語境中也是類似的意義。


    清華簡《命訓》中的“贛”,對應《逸周書·命訓》的“斂”。受此發,試讀“撿”,又作“揀”“練”“柬”“簡”,可用於人才的考察與選擇,參見《禮記·月令》《呂氏春秋·孟秋紀》“簡練桀俊”,《大戴禮記·保傅》“王左右不可不練也”,馬王堆黃帝書《經法·君正》“選練賢不肖有別也”,《史記·趙世家選練舉賢,任官使能”,《漢書·魏相傳練群臣”,《漢書·李尋傳選練左右。《後漢書》中,此類表述不勝枚舉,如簡立賢者”“夫國以簡賢簡其良能”“簡賢選能”“簡用良俊”“簡天下賢俊”“簡選良吏”等。古文尚書·冏命》亦曰:“慎簡乃僚,無以巧言令色,便辟側媚,其惟吉士。”“簡”可進賢,亦可黜惡,如《禮記·王制上賢以崇德,簡不肖以絀惡”,可呼應“贛以治疾惡”。
發表於 2018-12-6 23:27 | 顯示全部樓層
8-1.png 8-2.png 8-3.png 8-4.png
發表於 2018-12-7 08:17 | 顯示全部樓層
簡1的[琮/止],也可讀“僭”,除了僭越、侵越的意思外,還有詐偽不信的意思(古書“漸”有奸詐義,當與之同源),似乎都有可能?
發表於 2018-12-7 16:06 | 顯示全部樓層

回 37楼(潘灯) 的帖子

我們傾向於後釋,把“謟耗”理解成“善惡”,這恰與前辭“道美用惡、人而曰善”相關聯。另,此簡談及善惡,似與《心是謂中》簡1“心所為美惡,復何若<亻京>”所述有關,是否簡文分篇銜接有誤,尚有待深究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8-24 20:20 , Processed in 1.072247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