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12
返回列表 發新帖
樓主: kaven

清華八《八氣五味五祀五行之屬》初讀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8-12-24 08:56:41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八气五味五祀五行之属》与《灵宝经》亦似有关联。对比如下:

《八气五味五祀五行之属》:
自冬至以算六旬发气,自发气之日二旬又五日木气竭。进退五日,自竭之日三旬又五日甘露降。自降之日二旬又五日草气竭。进退五日,自草气竭之日二旬又五日不可以称火。或一旬日南至,或六旬白露降,或六旬霜降,或六旬日北至。
《灵宝经》:
且一岁者,四时、八节、二十四气、七十二侯、三百六十日、四千三百二十辰。十二辰为一日,五日为一候,三候为一气,三气为一节,二节为一时,四时为一岁。一岁以冬至节为始。
天地不离于数,数终于一岁。阴阳不失其宜,宜分八节。冬至一阳生,春分阴中阳半,过此纯阳而阴尽;夏至阳太极而一阴生,秋分阳中阴半,过此纯阴而阳尽。冬至阴太极而一阳生,升降如前。……冬至而地中阳升,夏至到天,其阳太极而生阴,所以阴生者,以阳自阴中来而起于地,恍恍惚惚,气中有水,其水无形,夏至到天——积气成水,是曰阳太极而阴生也。夏至而天中阴降,冬至到地,其阴太极而阳生,所以阳生者,以阴自阳中来而出于天,杳杳冥冥,水中有气,其气无形,冬至到地——积水生气,是曰阴太极而阳生也。


《八气五味五祀五行之属》:
帝为五祀:玄冥率水以食于行,祝融率火以食于灶,句余芒率木以食于户,司兵之子率金以食于门,后土率土以食于室中。
《灵宝经》:
五帝异地,各守一方。五方异气,各守一子。青帝之子,甲乙受之,天真木德之九气。赤帝之子,丙丁受之,天真火德之三气。白帝之子,庚辛受之,天真金德之七气。黑帝之子,壬癸受之,天真水德之五气。黄帝之子,戊己受之,天真土德之一气。
發表於 2019-2-20 14:07:58 | 顯示全部樓層
四號簡有“鹹為淳”,整理者淳,《廣雅·釋詁》:“漬也。”鹹為淳,《黃帝內經·素問》作“鹹耎”。

“淳”或通“潤”,即“鹹為潤”。淳,聲紐為禪,韻部為文。潤,聲紐為日,韻部為真。聲紐為旁紐,韻部為旁轉。《尚書》:“潤下作鹹”。孔安國疏:“水鹵所生,鹹音鹹,鹵音魯”。《難經本義》:“味鹹,潤下作鹹也”。《論衡》:“潤下作鹹,水之滋味也”。《黃帝內經·素問》:“水生鹹,凡物之味鹹者皆水氣之所生也”。《黃帝內經·素問》:“其味鹹,其類水”。王冰注:“性潤下而滲灌”。《黃帝內經·素問》:“夫塩之味,鹹者其氣令器津泄”。王冰注:“鹹從水而有水也,潤下而苦泄”。

《黃帝內經·素問》:“以鹹耎之,以酸收之”。王冰注:“以酸收,以鹹潤也”。《本草綱目》:“鹹能耎而潤,故降火化痰消毒”。此即說明,在古醫書中“耎”與“潤”意近。
發表於 2019-2-20 16:23:45 | 顯示全部樓層
六號簡有“司兵之子”,整理者認為司兵之子,簡文中為金神,文獻中金神皆作蓐收。《左傳》昭公二十九年:“金正曰蓐收”。並引《國語·晉語》蓐收乃:“天之刑神也”。刑神掌刑殺,司兵掌兵器,二者掌職相關,司兵之子疑為蓐收之別名。

我們贊同“司兵之子疑為蓐收之別名”的意見,但刑神與司兵掌職相關的論據,恐有偏差。簡文中金木水火土的五神,皆可在傳世文獻中找到父子對應的關係。比如水神玄冥為共工之子、火神祝融為顓頊氏之子、木神句芒為少昊氏之子、金神蓐收為少昊氏之子、土神後土為顓頊氏之子。儘管不同文獻對應的父子關係會有差異,但可以相信既然用“司兵之子”代稱蓐收,那麼“司兵”與蓐收之間可能存在父子關係。

由於文獻多見蓐收之父為少昊氏的記載(《文選箋證》:“蓐收為金天少昊氏之子”),我們認為“司兵之子”或為“司閉之子”,“兵”與“閉”通(聲紐相同),“司閉”為少昊氏之別名。

《左傳》:“我髙祖少皡摰之立也,鳯鳥適至,故紀於鳥為鳥師而鳥名鳯鳥氏厯正也。玄鳥氏司分者也,伯趙氏司至者也,青鳥氏司啟者也,丹鳥氏司閉者也”。杜注:“丹鳥鷩雉也,以立秋來立冬去入大木為蜃上。四鳥皆厯正之屬官”。《漢書》:“少昊鳥師鳥名”。張晏注:“少昊之立,鳯鳥適至,因以名官鳳鳥氏為歴正。玄鳥司分,伯趙司至,青鳥司開,丹鳥司閉”。《潛夫論》:“少曎代黃帝氏都於曲阜,其徳金行其立也,鳯皇適至,故紀於鳥鳯氏暦正也……丹鳥氏司閉者也”。
發表於 2019-2-21 12:38:22 | 顯示全部樓層
感覺“司兵之子”為“司閉”說比較牽強。看看簡文,“玄冥率水”,玄冥是水神;“祝融率火”,祝融是火神;“句余亡(句芒)率木”,句芒是木神;“句(后)土率土”,后土是土神,這都古書有明文,那麼“司兵之子率金”,“司兵之子”必定是金神,整理者認為即金神蓐收當可從,《左·昭二十九年》明確地說“金正曰蓐收”,最為直接。而“丹鳥氏司閉”似乎與之不相合。“司兵”本是先秦的官名(見《周禮·夏官司馬》),是主掌兵器的官,兵器多金制,故屬“金”。這裡說的“司兵之子”恐怕說的就是司兵之人(或神),不一定是說該神是司兵的兒子。《山海經》《呂氏春秋》里說“蚩尤作兵”,《史記·封禪書》里說祭祀的“兵主”是蚩尤,似乎古代也有蚩尤司兵的說法,二者是不是有關,俟考。
發表於 2019-2-22 19:58:46 | 顯示全部樓層
按《灵宝经》,五帝并不直接处理事务,而创造了“五子”来“守之”,即五帝各自创造了负责具体事务的神,窃以为这就是《八气五味五祀五行之属》“帝为五祀”的涵义,“帝”的意思是“五帝”,“为”的意思是创造。“司兵”者乃西方之白帝,“司兵之子”乃白帝创造的神,名蓐收,因蓐收乃白帝所创造,彼此乃父子关系。“司兵之子”即“白帝之子”。
依此类推,玄冥当称“司水之子”(黑帝之子),祝融当称“司火之子”(赤帝之子),句余芒当称“司木之子”(青帝之子),后土当称“司土之子”(黄帝之子)。
發表於 2019-3-11 09:19:24 | 顯示全部樓層
“五味”乃中药学基础理论。《黄帝内经》有“辛散、酸收、甘缓、苦坚、咸软”的说法,当为“五味”的来源。
综合来看,《八气五味五祀五行之属》应该是从《灵宝经》、《黄帝内经》等古文献中提炼出来的用于指导人类生产生活、调养身体、敬天修心的精华语句,笔者判断作者(提炼者)乃周太史儋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4-26 05:42 , Processed in 1.053781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