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
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樓主: 灌夫

[讨论]一些古书的点校问题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1-10-26 15:16 | 顯示全部樓層
灌兄所言,xiaoyu倒没有注意。这要看沈家本、程树德两家的著作了,其他的估计不会钻研这么细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11-10-26 20:23 | 顯示全部樓層
谢谢。如果发现,请告下。
 樓主| 發表於 2011-12-15 11:44 | 顯示全部樓層
王利器先生《风俗通义校注》,中华书局1981年第一版、2010年第二版第433页注[二六]引引《麈史•辨误》云:“《吕氏春秋》曰:‘白圭……何事比我于新婦乎?’按今之尊者斥卑者之婦曰新婦,卑對尊稱其妻及婦人,凡自稱者則亦然,則世人之語豈盡無稽哉?而不學者輒易之曰媳婦,又曰室婦,不知何也。”
今按,“及妇人”连上读,且于其下着逗号,恐不当。该句似当读作:
按今之尊者斥卑者之婦曰新婦,卑對尊稱其妻及婦人凡自稱者則亦然
 樓主| 發表於 2012-7-28 21:11 | 顯示全部樓層
《诗•小雅•小宛》:“交交桑扈,率场啄粟。”毛传:“交交,小貌。桑扈,竊脂也。”郑箋:“竊脂肉食。今無肉而循场啄粟,失其天性,不能以自活。”孔疏:“‘桑扈,竊脂’,《釋鳥》文。郭璞曰:‘俗呼青雀,觜曲,食肉,喜盗脂膏食之,因以名云。’陸璣云:‘青雀也。好竊人脯肉脂及膏,故曰竊脂也。’”
以上孔疏所引陸璣语,北京大学出版社所出简体、繁体字版《毛诗正义》均只有“青雀也”三字,而将其后文字作孔疏处理。
我们来看《尔雅注疏》中的一段文字。《尔雅•释鸟》:“桑鳸,竊脂。”郭璞注:“俗謂之青雀,觜曲,食肉,好盜脂膏,因名云。”邢昺疏:“桑鳸,一名竊脂。郭云:‘俗謂之青雀,觜曲,食肉,好盜脂膏,因名云。’鄭玄詩箋云:‘竊脂,肉食。’陸璣《毛詩疏》云:‘竊脂,青雀也。好竊人脯肉脂及筩中膏,故以名竊脂也。’諸儒說竊脂皆謂盜脂膏,卽如下云竊玄、竊黃者,豈復盜竊玄黃乎。案下篇《釋獸》云‘虎竊毛謂之虦貓。’虦如小熊,竊毛而黃。竊毛皆謂淺毛。竊即古之淺字。但此烏其色不純,竊玄,淺黒也。竊藍,青也。竊黃,淺黃也。竊丹,淺赤也。四色皆具,則竊脂爲淺白也。而諸儒必爲盜竊脂膏者,以此經下别云桑鳸與竊玄、竊黃等并列,則爲淺白者也。《春秋》‘九扈’是也。此自别一種靑雀,好竊脂肉,目驗而然。《詩•小雅》‘交交桑扈’是也。且鄭玄、郭璞、陸璣,皆當世名儒,無容不知竊爲淺義,脂爲白色,而待後人駮正也。後人不達此旨,妄說異端,非也。”邢疏所引陠璣的话,显然是到“故以名竊脂也”为止。“諸儒說”云云以后,语气一转,引述后儒对前学的批评并予以反驳。这是判断陸璣语所至的一个标志。后文明言鄭玄、郭璞、陸璣都持“竊脂”爲“盜竊脂膏者”,更是确定陸璣语范围的确证。作为同一套书,亦为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尔雅注疏》于此不误。
以此反观《毛诗正义》中的陸璣语,可知断读当如前所云,而北大本不确。同时,也可得知,孔疏所引陸璣语,其实出于陸氏《毛詩疏》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簡帛網|手机版|

GMT+8, 2020-9-18 14:24 , Processed in 1.063493 second(s), 1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