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000|回復: 6

读《五一廣場簡東漢簡牘“油錢”小考》的一点意见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19-1-2 09:08:5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 读《五一廣場簡東漢簡牘“油錢”小考》的一点意见
近读简帛网2018年12月21日发表的《五一廣場簡東漢簡牘“油錢”小考》一文,感觉还未考释到“油船”、“油钱”中的“油”这个词的真正含义,笔者试着考释了一下,请方家指正。
《三國志》中的“油船”一词, 
1 尚夜多持油船,騎萬余人,於下流渡,攻瑾諸軍其舟船,水陸並攻,破之(《魏書•夏侯尚》)
2)(武二年)三月,曹仁遣將軍等,以兵五千,乘油船,晨渡濡中州。(《吳書·第二》)
3 仁果遣其子泰攻濡城,分遣將軍葛虔、王等,乘油船別襲中洲…桓部兵攻取油船,或別擊彫等(《吳書·朱桓》)
“油船”,毫无疑问是一种快速运行的船,那么“油”字应该有快速义,具体分析如下:
《玉篇*马部》:“駎,竞驰也。”《字汇补*马部》:“駎,杨慎《韵宝》曰:‘与骤同。’⑴说明由声字有急速义。
“油”与“郵”音近。《庄子*天地》:“挈水若抽。”《释文》:“抽,司马崔本作流。”  ⑵《诗*商颂*长發》:“为下国缀旒。”《礼记*郊特牲》郑注引旒作郵。⑶流、旒声旁相同,因此,“油”与“郵”可通。
“郵”,即郵递。古籍里“驿”、“傳”、“遽”、“驲”“郵”都是一个词,即郵递的意思。古代驿站就像现在的邮局,负责传送公文、书信、物件甚至人员等,要求必须快速传送。《说文》:“传,遽也。”清人朱骏声《说文通训定声》:“以车曰傳,亦曰馹,以马曰遽,亦曰驿。皆所以达急速之事。”遽,又训为急也、趣也、促也、速也、竞也等义。《周礼*秋官*行夫》:“掌邦国傳遽之小事。”孙贻让正义:“秦汉以后,凡事急行乘车曰傳,曰馹。”
因此,“郵”字用来表示郵传义,就是从“油”而来的。
再看五一廣場簡牘:
“錢贖衣。到二年七月,諸船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file:///C:/DOCUME~1/ADMINI~1/LOCALS~1/Temp/msohtmlclip1/01/clip_image002.jpg(載)布重。綏聞諸得油錢,即令戶下大奴主呼基,謂曰:今諸船以 file:///C:/DOCUME~1/ADMINI~1/LOCALS~1/Temp/msohtmlclip1/01/clip_image004.jpg(載)得油錢……”
“油钱”,解释为“郵钱”,即郵递费也,更为合理。郵传之事,春秋战国时候已有,《左传*昭公二年》:“乘遽而至。”《国语*晋语九》:“遽人来告。”
注:⑴、国学大师网《汉语大字典》第4839页。
⑵、高亨《古字通假汇典》第719页,齐鲁书社,1989年版。
⑶、第372页。

發表於 2018-12-22 11:57:00 | 顯示全部樓層
疑“诸”非人名,而是“众”意,“诸船”即众船。第二个“诸”则指诸舟人,即众使船者。“基”是人名,乃诸舟人之一,也可能是诸舟人的头领。“油钱”当是指运费之外附加的额外费用。揆其由来,盖行船一般在白日到达,若因为雇主的原因(如货物过重影响速度)不能白日到达,则需烧油点灯夜航,这个油钱由雇主承担,属于运费之外的费用。由此引申,凡运费之外的费用统曰“油钱”。本简牍所记“载布重”当谓超重,超过船的正常载重量,所以诸舟人要加收“油钱”。
發表於 2018-12-22 20:07:18 | 顯示全部樓層
从诸书的记载看,“油船”似乎是一种轻便快捷的船,《资治通鉴》卷七十《魏纪二·世祖文皇帝》:“仁遣其子泰攻濡须城,分遣将军常雕、王双等乘油船别袭中洲。”胡注::‘油船,盖以牛皮为之,外施油以扞水。”大概是一种皮筏子之类的船。
發表於 2018-12-22 21:38:39 | 顯示全部樓層
臆测:古木质器物,多涂漆或用桐油涂饰,以防腐防漏,是否与此有关?
發表於 2018-12-22 01:15:18 | 顯示全部樓層

油钱理解为运费更合适

五一广场简牍:“到二年七月,诸船载布重。绥闻诸得油钱,即令戶户下大奴主呼基,谓曰:今诸船以载得油钱,当赎衣不(以下省去)。”整理者认为“油钱,待考,似乎是指运输费用。”张朝阳先生认为“油钱”是“油船钱”的省称,即古代一种称为“油船”的运费。
如果“油钱”是“油船运费”的说法成立,则前文所说的“诸船”也应当称为“诸油船”,即一个叫“诸”的人所拥有的“油船”,才符合省称的逻辑。实际上,“油”在古代可用来形容水流,如《楚辞?惜贤》“油油湘江”。因此,“油”也可用来形容船在水上行走。那么“油钱”就当然可以指雇佣船只行走的运费。
發表於 2018-12-22 14:50:32 | 顯示全部樓層

油船的油

三國志的油船,當是舳字記音。舳,艫也。複言曰舳艫,單言曰舳曰艫。就其語源來說,舳音直六反,猶言陸也(馬蚰轉語作馬陸,是其比。黄生《義府》說“〈舟坴〉與舳形聲並远,無緣假借”,失考矣),跳躍義,言其船在水中奔突,如陸上馬之跳陸,故舳字亦作𦜣(此字月旁是舟旁之誤,作(舟坴))
發表於 2019-1-4 00:24:11 | 顯示全部樓層
油錢,貌似可讀為“抽錢”,或讀為“秀”,皆訓為“出”。
至於“油船”誠如蕭先生的看法可能讀為“舳”,可能為“舳艫”一聲之轉。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4-20 06:56 , Processed in 1.060894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