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帛网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793|回復: 0

[转帖]史记会注考证附校补

[複製鏈接]
發表於 2006-3-28 17:11 | 顯示全部樓層 |閱讀模式
史记会注考证附校补[汉]司马迁著 [日]泷川资言考证 [日]水泽利忠校补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4月版 全二册出版说明《史记会注考证附校补》,系日人泷川资言《史记会注考证》、水泽利忠《史记会注考证校补》两书的合编,它是现代具有学术价值的总结性《史记》校注本。司马迁《史记》为世界史学巨著,文学杰作。自刘宋裴骃、唐司马贞、张守节三家分别撰《集解》、《索隐》、《正义》注解后,千百年来,研究者不下数百家,单篇成书,散札零条,成果累累,为数颇巨,然无一人对全书疏证。近人张森楷有志于此,辛勤数十年,二十年代撰就《史记新校注》,惜未定稿,且未及时刊布,鲜为世知。稍后,日人泷川亦致力于此,荟萃前人成果,爬梳整理,于三十年代撰成《考证》,即予印行,是继三家注及张氏校注之后一次大规模的整理。《考证》资料比较详实。各种版本《史记》包括标点本多只附录三家注,《考证》则以金陵书局本为底本,引录三家注以来有关中日典籍约一百二十多种,其中国人著作一百零几种,日人著作二十几种,上起盛唐,下迄近代,别择缀辑于注文中,时加审辨说明,将一千二百年来诸家众说,以事串联,较为系统地介绍出来,大大节省搜检群书之劳,为研究者提供极大方便,显然比三家注优越。《考证》资料丰富还表现在《正义》佚文整理上。三家注原各自单独成书,自宋代合刻于《史记》正文下,妄加删削,大失原貌,尤以张守节《正义》最为严重,后世通行本《史记》三家注皆袭此。可是张书既不像《索隐》有单刻本流传,也不像《集解》有宋版《史记》集解本存世,以致佚文极难搜集。泷川从日本所藏几种古本《史记》校记中,辑得《正义》佚文一千二三百条,补入书内。这些资料有人认为并非全部是张书原文,但它们对探求《正义》原貌或理解《史记》,俱有裨益。《考证》内容繁富。裴骃等三家注解一般局限于就事论事,泷川却综合历代研究成果,联比考索,对史实、文字、词语进行考辨、校订、解释,从而揭示出某些史事演变窜易、文字歧异正误、疑难文句意义,以及记载矛盾、失误,等等。对前人未加解说或解之未详的亦往往加以考说。再《史记》一书,多采旧典。泷川常于正文之下,指出此事见于某书;与他书文字有异,也予注明。由于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、先秦诸子具在,因而春秋史事出处,几乎逐节逐事交待明白,便于溯本求源,比勘研究。《考证》特别注重地理,每一地名,必注今地名,有助于了解事件的演变和人物的活动。此外,正文、注文全部断句,这在标点本未问世之前,不能不说是一项成果。全书末附有泷川所撰《史记总论》,论述了司马迁事历和《史记》作书资料、体例、流传、演变、版本等事,不失为研究司马迁其人其书的有用材料。应当指出,《考证》一书是有缺点的,有的还是比较突出的。首先在资料方面仍有遗漏,黄震、鲍彪、吴师道、张鹏一、雷学淇等人说法就未罗致。尤其令人遗憾的是,金石文字和近人论著汲取不多,甚至连王国维的《殷卜辞中所见先王先公考》也只字未载。其次在材料抉择去取之间,也有偏守一说、疏漏失当之处;而摘引某些评论,既违背考证体例,见解又颇为迂腐。在某些问题上,则徘徊两可,甚少发明。再次,泷川资言在训诂方面,有时失于强自为解,断句亦有失误。但从总体讲,张森楷《史记新校注稿》虽于六十年代影印问世,却已部份残缺,其他《史记》校证,固不乏精审之作,然未成书,因此《考证》纵然有不少缺点,仍瑕不掩瑜。在当前《史记》新集释性注本未出现之前,《考证》堪称是资料最丰富的《史记》注本,是研治《太史公书》和中国古代史的重要参考书。《考证》虽参校了一些本子,可是不作校记而径改径补。后来水泽利忠在五十年代撰《史记会注考证校补》,以补其阙。它以《考证》本为底本,广校众本达三十多种,参考中日校记资料近四十种。其中宋本八种、元本二种、日本古本四种、燉煌写本残卷三种、日本古抄本残卷十几种,现存版本网罗殆尽。《考证》辑录《正义》佚文,省略出处,《校补》为之一一注明。又据二十多种日本古抄本校记等资料增辑《正义》佚文二百余条,其中保存了少数失传的古书文字。同时对《考证》迻录三家注张冠李戴错误,也加以订正。《校补》特点在于校本众多。过去《史记》校记,以清张文虎《校刊史记集解索隐正义札记》最佳,现行标点本《史记》即据此校改。水泽不仅将《札记》全部吸收,还校勘了张氏未能见到的宋代唯一三家注合刻的黄善夫本,以及我国藏书目录从未著录的南宋绍兴十年刊行的大字集解本。至于日本古抄本和日本古本校记张氏更无缘寓目。因此《校补》资料远比《札记》可贵,并可补标点本之不足。《校补》对同一系统版本,往往不分主次,兼收并蓄,校者在自序中曾为此特加辩解,然终有繁琐之嫌。校记罗列异同多,明辨是非少,显然是又一缺陷。至于校录少数通假异体文字则更无必要。不过由于《校补》搜罗版本齐全,从而可略窥古本《史记》和三家注本来面目,探索后世殿本、局本、标点本等通行本得失,所以它还是一部值得重视的《史记》校勘书,与《考证》相辅相成。《考证》与《校补》两书,原各自刊行。我国五十年代北京古籍刊行社曾影印《考证》,七十年代台湾省广文书局又影印《校补》,今皆不易购得。现为了便于对照,特将《校补》分附于《考证》每卷之后,四页缩成一页,予以影印。惟卷十七《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》,栏多字小,故未拼缩,将原页三十二开放大为十六开,以使版面一致。原图版约三百幅,有重复,今选用第一部分四十七幅。《校补》后原附有水泽所撰《史记之文献学的研究》,系日文,略去不录。上海古籍出版社 一九八五年六月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册

本版積分規則

手机版|小黑屋|简帛网

GMT+8, 2019-11-17 17:41 , Processed in 1.055690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